第1860章 大结局(下)-2

回想着那天的情景,那种极致慌乱之中的心情忐忑,又像是回到了那一刻,但不知道为什么,镜中视线对上的那一刹那,那种感觉,就像是回到了封一霆的身边,脑子里突然就窜出来了两人曾经设想过得一个念头:

温无辛其实还是偏向于她的,不管内心是出于对她的有情还是对她的愧疚!

这一次,视线再交汇的时候,同样的念头再度窜升到了心田,到了嘴边的疑惑跟惊吼,在温无辛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轻轻一个摇头的瞬间,却都消失在了嗓子眼,她很确定,温无辛的意思是不让她表现出认识他或者友好的反应。

不知道为什么,季千语就是肯定、毫无疑窦地确定这就是他的意思!

就在几个人慌乱逃窜的时候,后方有警察的穷追不舍,前方四周也开始出现了各种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的阻拦,一度,车里所有人摇摇晃晃地都是各种破口大骂,生死边缘,所有人都有些失去了理智: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

“你会你来开啊!”

“你们别吵了!”

“先想办法摆脱眼前的困境再说!”

“姐儿,这么多人我们完蛋了!”

“别说丧门话行不?我们手里有人质没事的!”

“可人质太少了!”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捕捉到时机,温无辛趁机道:“那就多再找几个,人多机会就多!只要没被抓,我们就有机会翻盘!先想办法保住红姐,红姐在我们大家才有希望!”

他一句吹捧,也算是往一直甚少开口的金月红手中注入了一道温泉,在这个圈里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温无辛跟红姐的关系非比寻常,他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用最简单的话说,就是干着最安全最省力的活儿,却享受着最高的待遇,拿着最多的钱,所以,要说低下人没点意见,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特别是那些跟了金月红时间很长、或者对她有点别的企图的男人,所以,他拍马屁的这句话一出,另外两个男人就火滋火燎地:

“MD,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

“就是,现在我们是一根绳上的的蚂蚱!你别仗着跟红姐的关系近就想甩掉我们!”

“要死一起死!”

两个男人一人盯着一个窗口,一人一手扼着季千语,另一人还巍颤颤地不停地探头瞥向窗外,情势气氛一样的紧绷,两个人或许并未细想自己说了什么,但一直坐在中间的金月红却听得很清楚,而曾经一直在不远处用望远镜观看几人动向的温无辛也是有备前来,下意识地回身,正好跟金月红对了个眼色,一个眼神,他就注意到了她微微蹙眉却点头的小动作,毕竟在一起时间久了,多少还是有些默契的。

瞬间,他就明白了金月红的意思:

弃车保帅,另外两个男人可以是保镖也可能是累赘,而且刚刚的话明显透出了不忠的意思,他们两个都可以成为两人逃跑的垫脚石跟人质!

虽然只是一个眼神,温无辛就很确定能解读出这么多意思,而且是确定无疑的!

而事实上,金月红虽然是个女人,的确就是这样的人,她是关键时候比任何人都狠,都能决断的人。所以眼神一个交汇,温无辛的车子一个快速的打把,金月红身体一歪,正好拉开了一侧的车门,手下一推,一个男人就掉了下去:

“哎呦,小马!”

哀嚎了一声,一手其实一直紧紧抓着沙发一边的袋子,金月红借着踉跄歪身的姿势创造了一切是意外的家乡,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一慌,另一名制着季千语的男人也尖叫了一声:“马哥!”

车子不能停,回身,他就看到马路中间的一团,的确是阻拦了警方的追击,见很是有效果,金月红自然喜不自禁,而男子也是明显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对着前方的温无辛就怒骂了声:

“你怎么开车的?锁车门啊!”

扭头,温无辛也故作无辜的配合道:

“我靠,这是逃命你以为出去玩啊!我锁了车门,我们可真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事一个都跑不掉了!还是你教我个方法只锁一个车门!你也不动动脑子,万一再撞树上呢?车门锁死还不被一锅闷了!”

温无辛的话也倒是在情在理,毕竟是有这种可能的!

而且这个时候,专心开车的人做的动作自然是越少越好!

此时,金月红也适时出声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吵!安心开车,坐稳!多撑一点时间我们就多一点机会!只要跑出这片区域,到了随山桥洞跟隧道那一段,我们就有机会了,我找了几辆出租过去等着了,还有‘老拐’!”

老拐,是个挺神秘的人物!

圈里是知道也听说过,但温无辛从来没见过,只知道这个人挺神秘,听说是红姐留的救命符,关键时候能保命,至于是个什么人,神秘身份,他们还真都不知道!据说,这个人关键时候是发挥了几次作用了!

所以,一句话,几乎就让两人都住了嘴,男人眼底闪现出了兴奋,而温无辛的情绪莫辨。

“真的?那你倒是快开啊!看路!”

男子兴奋的一催促,下意识地,温无辛又回了下眸,恰巧又与金月红对了一个眼神,这一次,其实并无交集,但是一眼,温无辛又捕捉到了她蹙起的眉头,那是一种心情不好不耐的反应,他看过几次,每次这个时候,基本就是有人要倒大霉。

抿唇,他没再说话,而是踩了油门,转了方向:也许,随山隧道会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地方。

而这一路上,不止有警方的人在各种围堵,收到封一霆信号的四少也动用了各种力量追查围堵,没有光明正大,却从四面八方逼迫着想要逼停带走季千语的车。

半路,近乎如出一辙地,金月红借着让另一名男子休息的借口把季千语骗到了自己手中,随后踢着前方驾驶座,温无辛开车门的瞬间,她直接利落地把人提了下去,又一次成功制造了车祸阻拦了追捕。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