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别墅院外悠长的小路上,封一霆跟季千语手牵着手,原本只是忙中偷闲出来透了个气,花前月下地享受了下二人时光,谁想着折回的时候,不知道从哪儿突然窜出来一辆汽车,横冲直撞地直奔两人而来,条件反射地,封一霆将季千语推了开来,虽然躲过了车子的当头直撞,但封一霆还是被车子强劲速度的冲力剐蹭着整个飞了出去,本能自我保护躲避地就地滚了几圈,也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他才停了下来:“嗯~”疼痛不已,闷哼了声,弹跳了几下,等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只听见“哐当”一声巨响,瞬间头疼欲裂,耳边还嗡嗡地仿佛要失了聪,下意识地他就抱头闭了闭眸子,缓和了几秒,却还是不自觉的喊道:“语儿——”另一边,猛不丁地被强大的力道给推了出去,季千语也是接连的几个趔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只觉得眼前像是有一道黑光擦着鼻头削过,她整个人都像是被点住了穴道一般,像是一脚踩进了泥潭,一屁股就蹲坐了下去,半天都是傻懵的,忘记了反应。

随后一阵噼里啪啦又悉率嗡嗡的响声传来,等两人从突来的意外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一辆顶级的黑色轿车已经整个撞在了树上,前方凹进,隐隐地似乎还冒着烟,季千语已经被一个男子扼住了脖颈,太阳穴上还顶着一把枪,男人身后站着一个披头散发、颇为狼狈的女人,不一会儿从车里爬出了另一个男人,灰头土脸地,脸上还带着血色伤痕,拎着一个手提箱,三人都是狼狈不堪,拘着季千语就往一边跑,同时传来的还有汽车的鸣笛声跟警笛声。

“你们干什么?

语儿?

不要伤害她!”

什么情况?

一手捂着受伤流血的胳膊,还没闹明白,第一时间地封一霆却抬脚追了上去:“你们要什么都可以谈,千万不要伤害她!”

两男一女明显也是惊弓之鸟,无头苍蝇一般乱窜着,遇到岔口甚至都不同心,三人只差没走了三个方向,在选择方向的时候不免又耽误了些时间,随后便见一边有几排警车停了下来,转眼间,三人已经呈现了被包围的状态,一目了然,封一霆瞬间就恍然大悟:这是遇到警察办案了吗?

什么案子居然办到别墅区来了,还这么大的阵仗?

他们这是什么鬼运气,大晚上出来散个步还能被劫持成人质?

还有这三个字,一看就不是逃跑的料,粗喘脚步慢就不提了,开车都能撞树这得是有多慌?

“对面的人听着,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跑不了了!放下武器投降吧,我们的政策你们很清楚,你们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自首可以减刑、坦白才能从宽!你们都还年轻,不要冲动!”

“放屁!别再过来,否则我们就杀了她!”

焦急莫名,心里也似是有团火在烧,转身,封一霆只能张开双臂先行去拦住了那些试图上前围剿的警察:“别动,你们别轻举妄动,我太太还在他们手里!”

转身,他又急吼吼地道:“你们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都可以答应你们,千万别伤害人质!不要吓着她,不要伤害她!”

此时,三个人几乎是把季千语当成了挡箭牌推在身前,都缩在她的伸手还拿着枪比比划划地,明显都能看出几人在发抖,封一霆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语儿,你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逞强,不要乱动,不要刺激他们啊!该死!真tmd的该死!好不容易躲过了横冲而来的车子,没想到还是没躲过这一劫!不能说话,季千语的大脑几乎也是一片空白,但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看到封一霆的影像,她就特别的心安,所以无意识地,她已经眨巴了下眼皮、还点了点头。

“你算老几?

你说了又不算!让开,我们要跟警察的头儿对话!”

对面的喊话声传来,封一霆下意识地又回身去看了下身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两方开始喊话了:“半小时内,给我们准备一辆车,加满油,把你们身上的枪全都放进去,放我们走,否则,我们就跟她同归于尽!”

“不可能!你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投降,伤害人质,是什么下场你们明白!”

“什么下场不下场?

不放我们走,人质肯定死在我们前面!有她给我们开路垫背,我就不信你们的日子好过!给我们备车!”

“你们不要轻举妄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你们跑不了了!”

“那是我们的事儿!按我们说的,给我们备车!”

“我说了这不可能!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我说给我们备车!”

……双方你一句我一句地僵持不下,封一霆气得脸都黑成了炭: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拿他老婆的命当儿戏吗?

掏手机想要给上面的人打电话投诉沟通,一摸口袋,封一霆才发现手机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没办法,他只能拦下一边的警局负责人,试图沟通,希望他不要刺激到对方做出伤害季千语的行动。

情势一触即发,隔空相对,这头捉急忙慌地封一霆只差没跟警局人员干架了,另一端战战兢兢地,也是不明所以,猛不丁地喊出一句来,这边便只有一句话:‘商量着,请示着,让他们等!’其实这也算是拉锯战略战术的一种——拖延攻心战!两方对峙的时候,一方心里撑不住开始崩溃的时候,另一方的机会也就来了。

这边还跟负责人沟通着商量解决之道的时候,突然一阵汽车的鸣笛声响起,众人还没回过神来,一辆蓝色跑车式轿车已经冲进了人群中:“红姐,上车!”

突来的一声大喊,像是平地的一声雷瞬间惊醒了所有人,齐刷刷地,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场地中望去,倏地一个扭头,封一霆也明显懵了三秒:温无辛?

红姐?

是他们一直追查的那张配方涉及到的那个人吗?

红姐是场中这个衣着普通、略有姿色的中年女人吗?

明显地,封一霆难以接受的不敢置信:能成为一个贩毒集团小有名气的人物,怎么可能看起来跟大街上一抓一大把的女人一个样?

这个女人,除了可能在同辈人之中略有几分姿色,看着还颇为家庭妇女的感觉,怎么看也不像是会涉及这种买卖的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看到温无辛,封一霆的心竟然莫名地安抚地平静了不少。

随后三人便转身要带着季千语上车,突来的转变让所有人懵了下,有那么片刻,封一霆都恍惚地脑子像是要断了片,耳边悉悉率率地,封一霆第一次觉得无所适从了:不能上车,人要是被带走情况就更不能控制了!转身,他下意识地想去追,但不等他反应,车子启动的声音已经传来,下一秒,一道蓝光闪过,还伴随着似是噼里啪啦撞击的声音,封一霆的心就更是慌了,抬脚他就往前跑去:“语儿!”

此时,一边围着的警官因为人质跟车子的关系也不敢随意阻拦,都是拿着枪比划着却都退开了,见一边警察开始上车,封一霆就更是着急,不管两边怎么动作,遭殃的人肯定都是季千语莫属,正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边突然有车辆迎面驶来,看车灯的状况还不止一辆,一个定睛,见像是自家人,伸手,封一霆就做了个阻拦的手势。

车上,听到动静正绕行而来的人看到动作,下意识地喊道:“好像是二少!”

捕捉到他晃动的手型,封以漠一怔,当下道:“拦下那辆车!”

他的车几乎是打头阵的,所以,司机打了灯示意、方向盘一动,身后的人也跟着不得不变换方向或者快速地做出调整反应,霎时,几辆车七扭八歪地就把道路给占满了。

而开着车,温无辛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身后的人正焦急莫名地试图开窗开枪的时候,温无辛下意识地踩了下油门,一拐,男人一个趔趄竟然把枪直接给撞了出去:“啊!你干什么?

你开稳点!”

继续踩着油门,温无辛也怒道:“你没看前面没路了!”

这一刻,车子明显的颠簸,似是踩着一半平坦的马路一半软塌的草坪一般,深深浅浅地。

晃悠着众人都看不清视线,温无辛一边从前面绕着路,一边还从后视镜里注意着身后季千语的动向。

季千语也只是跟着晃悠,即便被扼制,却并没有慌乱的尖叫:也许这样的事儿经历了太多了,她都已经习惯到可以最快速度恢复理智了,看到温无辛的那一刹那,她又想到了自己那次被绑架的状况,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温无辛?

他又跟这些不正经的人扯在一起了?

上次帮助她跟封一霆脱困的人是他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