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她才刚轻轻叹了一口气,却听秦墨宇率先出声道:“宋加琪,你在做什么?

表达你对毕炎博至死不渝的爱意吗?

一个可能仅仅是暗恋的男人,一个还不知道是不是(毕炎博)的男人,值得你如此?

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很可笑吗?

真正的至死不渝好像不应该去伤害跟你爱的人有关的人,而是该——陪他一起死吧!”

现在毕炎博众叛亲离躺在医院,她难道不该是去端屎端尿以表爱意?

她还敢打宛宛的主意,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冷冷的眼神扫过,秦墨宇的眸底闪过一丝阴冷:这个女人或许只是不习惯失败、或者说不愿意承认失败而已!她没有绝色的容颜,却比双胞胎妹妹更有地位拥有的更多,甚至可能得到的评价更高,宋加琪比宋佳萌,胜就胜在心计!她筹划多年至死都没有得到毕炎博,最后毕炎博死而复生了,再一次的机会她却还是没有得到,估摸着她心里已经开始质疑自己甚至压抑不住那种对不公的怨怼了吧?

“什么?”

嘟囔了声,起身,宋加琪迷茫的视线还是直直落在了池月宛的身上:“都是因为这个扫把星,这个丑女人,炎博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到伤害,都是因为她——”她克他一次不够居然还要克他第二次,若不是她爆出那什么视频根本就不会惹出这么多事!眸底交缠着不甘与恨意,宋加琪的面色明显不似以往的沉静淡定,整个人还是一种清冷自傲的装扮,却再也没有骨子里的淡定与从容,反倒从头到尾写满了慌与乱。

“是吗?

你是毕炎博的什么人?

你又有什么资格替他鸣不平?

宋加琪,毕炎博是甘愿为池月宛而死的,哪怕他再活过来,还想要的人、想要继续婚姻的人——依然不是你!”

狠狠地刺激着她,秦墨宇再下猛药:“你知道为什么重生后的毕炎博依然还要喜欢一个克死他、他不要的前妻的吗?

因为回来的人根本就不是毕炎博,而是毕炎博的双胞胎兄弟,毕炎博是他设计害死的,然后以同样的姿容取而代之,现在你知道了吧?

并不是你的努力打动不了毕炎博,不是你们许久的交情不管用,而是,回来的人根本就不是你记忆中的那个人,你喜欢的,你记忆中的那个人早就死 了,被现在的人取而代之的杀死了,你面对的是同一张面孔下的两张灵魂,完全不同的两张灵魂!你爱的那个毕炎博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其实你也没有多爱他,否则怎么不去证明呢?”

秦墨宇的话赤果果的诱导,一度池月宛都被说得懵圈了,而宋加琪就更是,整个晕头转向,完全不知所错,晃悠悠地起身的时候,嘀嘀咕咕地只有一句话:“证明?

我爱他!我是爱他的!”

中邪一般,抬脚,恍恍惚惚地,宋加琪直接越过两人往门口走去,伸手,池月宛抓住了秦墨宇的胳膊:“她不会想不开吧?”

他怎么对她说这些误导性的话,他分明就是在引诱他自杀啊!池月宛很震惊,秦墨宇的言语温柔,眼神却非常冷漠:“他想伤我的人,我只是说她两句不犯法吧?”

她就是该死!撞到她很可能又是不能挽回的一场悲剧,一尸三命都说不定!他的确是故意的,成不成却不在他不是?

这个世界言论自由,哪有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说,冲动说出的话怎么能算数呢?

觉得他的话也是在理,毕竟他也没逼着她去做什么,懒得再计较,池月宛转移了话题问道:“那毕炎博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得煞有其事是骗她还是真的?”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

摇了摇头,秦墨宇也道:“这或许真的要成为永久的秘密了。

宛宛,我不知道你当初嫁给的是谁,也不确定你曾经爱上的是哪个?

更不确定现在的毕炎博是不是原来那个,我只能说,我唯一知道的就是毕炎博真的有个双胞胎兄弟,而且两人连dna都是一样的!至于指纹……的确是不同的,且不说有没有两人的指纹,就是确定两枚指纹哪个是哪个也是个难题!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真真假假,不需要分的太清楚!”

反正,现在这个是死挺了!不是他公报私仇,而是因为他沾了不该沾的东西,这个世界还是法治的世界!幽幽叹了口气,池月宛对这一段的荒唐也是无言之至,最后什么都没再提,而因为众人捧高踩低的不开心再加上这一次的意外,两人便决定不再久留,拥着池月宛,两人就回了家。

***此时,另一端的豪宅里,看着宝贝儿儿子可爱的睡颜,季千语的心都要暖化了,见宝宝眼皮眨动了下,她才刚一伸手,一只大掌已经熟练地抱起了孩子,轻轻地摇晃了下:“月子还不乖,也不怕落下病,胖虎有爹地抱就行了!”

儿子取名封启衍,生得虎头虎脑,白白胖胖地,胳膊是肉肉的藕节,眼神却慵懒中透出了凌厉,便取了个小明叫“胖虎”。

季千语身体曾经受过伤,坐月子封一霆就特别怕她会落下毛病或者影响旧疾,所以多数的时间都是在家陪她,除了抱抱孩子偶尔搭把手,可哪怕只是守着她,他也觉得开心,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事儿才偶尔去下公司。

每天看着自己面前魔怔一般的一大一小,季千语的唇角想阖都阖不上:“嗯,病根是落不下,儿子只怕连我这个妈都不认识了吧?”

“我们胖虎才不会!好,好,就让妈咪抱一会儿解解馋~两分钟!”

抱过儿子,季千语却开始扁嘴:“怎么好像又重了?”

下一秒,手上的重量又被人接了过去:“我们胖虎长身体呢,妈咪笨笨都抱不动我们宝宝了还逞强,那以后爹地负责抱胖虎,妈咪负责貌美如花就好——”抱着儿子晃悠了下,孩子睁开眼睛玩了一会儿便开始嚎啕大哭,保姆接了过去后,封一霆的视线才直直落在了池月宛的身上:“再忍几天吧,出了月子你就解放了!下周我还特意给宝宝办了个满月宴,就是想叫朋友都一起聚聚热闹!到时候我们也不带孩子,临近尾声的时候让妈抱着宝宝去过个场就行!”

主要就是给她散散心,这些日子,把她要给憋坏了吧!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