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季千语才吐出这么一句,苦涩地扯了下唇角,封一霆的脸上明显闪过一丝浓重的失落:原来是让他去送人?

“我知道了!”

话音落,封一霆也径自挂了电话,而那头,季千语的嘴巴还是张着的,缠绕在唇畔的下一句话其实就是问他今天回家吗?

只不过,这一句,对季千语来说,也犹如万千重担,所以一直在唇边缠绕,她却纠结地半天没出口。

攥着手机,她的心也明显失落的一沉。

……转眼便是周六,封一霆依然袅无踪迹,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得知父母要离开的消息后,季千语不自觉地就多关注了几分。

这天,翻着手机,季千语不免就坐不住了。

[卓远立捧:新生代千年美女][二少新欢:藏娇新生小花][连夜留宿:俱乐部的‘春’色]不知道是因为搜索过的关系还是以前没关注的原因,这两天,冒出来跟自动推荐过来的新闻消息全是关于封一霆各种捕风捉影的,虽然并不是头条跟热门,爆出来的照片也都是黑暗中偷拍的,但越是这般遮遮掩掩,季千语反倒觉得越像是真的,越是心慌。

视线落在他跟女人亲密搂抱、低头耳语的照片之上,明明该是开心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口却像是堵了什么,呼吸都不畅了。

恍恍惚惚地转着手机,季千语不停地在屋里踱着步。

不知不觉间,暮色已经笼罩了下来,门口却越发的寂静,眸光目不转睛地盯着一边的时钟,季千语攥着手机的手也越来越紧:九点了!今天他还是不回来吗?

那明天爸妈要赶飞机的事儿他还能放在心上?

心思辗转着,季千语再度翻开了手机,所有的电话信息从头到尾都查了一遍,最后嫣红的唇角也禁不住抿成了一条线:没有!还是什么都没有!已经翻出了手机号码,最后又敲了几次信息,最后她却是垮着肩膀又按了“返回”键。

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她走向了一边的衣柜,换了一身时尚偏休闲的套装换了上去。

虽然是直奔着俱乐部而去,但去之前,季千语还是拐着弯地打了秘书的电话确定了下。

到了俱乐部的门口,季千语便被拦了下来:“小姐,是来消费还是找人?

请问您有预约吗?

请出示下会员卡!”

“找人!”

“请您报下房号跟客人的姓名跟您的姓名电话,我们需要核实一下才能请您进去!”

服务生很有礼貌,说话间已经掏出了电子设备,一看就是非常专业跟受过训练地,一张嘴,季千语又打住了:她若是等他去问了岂不是相当于提前报信而且还很可能见不到人?

眸色一暗,灵光一闪,季千语突然抬首,趾高气昂道:“瞎了你的狗眼!你不认识我吗?

我找封一霆!我有急事找我老公是不是还得经过你批准?

耽误了事儿你承担地起这个后果吗?”

她一个嗷嗷,年轻的服务生是明显被唬住地怔了下的。

“还不让开?

是不是等我找人开了你!”

她一个叫嚣也引起了一边的注意,很快,一名身着经理服饰的男子便走了过来,了解了下,当下就挥手把服务生撵到了身后:“原来是二少夫人!服务生没见面世面有些认死理不会通融,夫人别介意!二少在309号房,夫人里面请!”

很惊喜连地方都不用自己再去问了,季千语还故作生气地、一副“我都知道还用你马后炮”样子地嘟囔了声:“还用你说?”

随后,她便直接越过几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心下却也不免一阵直“噗通”:这种仗势欺人的事儿,她还真是不太习惯!***因为不能回家,怕影响不好又不能每天睡在公司或者酒店,去自己别处的公寓也面临着衣食空缺、无人伺候的麻烦,所以这些时日,他不在公司留宿就是假公济私住在俱乐部里。

这天,刚到了没一会儿,封一霆又被人堵在了楼道口的一处,望着眼前的丁若雪,见她手中还拎着食盒,封一霆就烦躁到不行:“你有完没完?

你到底想干什么?”

“一霆,我就是想……”擎手,丁若雪大脑却突然空白了下。

她想跟他在一起!但这句话,她不止说了无数次,言行举止也都不止一次展露了,但每一次,她深情款款,回应她的不是冷蔑的眼神就是那种带着低呵的讽笑,每每都像是天上的天鹅在看地上不自量力的癞蛤蟆一般。

张着口,丁若雪半天却都发不声来,他明明夜不归宿、行迹狼藉,他跟季千语明明生了隔阂,可是他对她还是没有假以辞色:“我亲手炖了你最爱喝的鲫鱼汤!我就是想给你送一点,你还没吃饭吧?”

放低了姿态,丁若雪是打从心底里想把握这次的机会,想跟他能有个好结果: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了,封家再也没有阻挠他们的理由了,只要封一霆松口,就什么都不是问题了!以后,她就能做光明正大的二少奶奶、承接万千的仰慕跟崇拜了。

望着眼前身姿伟岸的男人,丁若雪的脑海里闪过的还是最新的一条新闻——[二少冲冠一怒为红颜,将某冒充富商、专门勾搭富婆骗财骗色的骗子收拾到致残的事儿]事情上了新闻,但因为事出有因,对于当时的情况没有实质的证据指控,加上受害者本身就劣迹斑斑,所以,他的行为只是被列为了“自卫过度”、“行为失控”的过激反应,虽然受到了警告跟惩罚,却也只是掏了点钱而已。

不到一百万,对外人来说已经是巨大损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可能连件衣服都不如,但那个男人据说已经是伤残等级,连男人都做不成了,虽然控告成立了但事实上还面临着牢狱之灾,虽然报道上没指名道姓地点出红颜是谁,但那些打了马赛克的男人受伤的照片却让人震撼,丁若雪骨子里的英雄情结也再次被挑了出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