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5章二少篇,季千语归来{2}

自始至终,她都忘记了,封一霆是掌管了青城半壁娱乐江山的,他在舆论界的人脉可想而知。

青城的消息,别说与他密切相关,就是无关紧要的,不是他点头甚至背后推波助澜,怎么可能闹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一张照片能在微博上盛传如此之久?

当然,季千语更不会知道,那张fǎyuàn的照片其实是两人去处理离婚case的时候唯一的一次过场。

封一霆只是利用了这张照片做了几条虚假的新闻而已,但是无风不起浪,特别涉及到他这种还有点名声地位的风云人物的时候,自然是颇具新闻效应的,再加上各种以讹传讹,又是当下最敏感的小三原配的话题,自然而然,热度经久不衰。

因为不明所以,所以季妈妈的手机也是一度被人打爆了。

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离婚,所以,封一霆也只是做了个表面的流程工作,去fǎyuàn之前,他早就把一切流程都弄清楚了,哪怕是起诉离婚,涉及财产分配纠纷的fǎyuàn也不可能立马给判,所以,他一方面用各种借口拖延着进行,一方面又推动了网络舆论的热度不减,季妈妈因为顾及自家女儿的名声也不想男方起诉离婚的事儿被外人过多知道或者解读,自然而然对这些流言解释了一次后就不想再节外生枝,因此,被宣传地多了,她连起诉维护名声的念头都打消了。

被烦得要命之时,自然而然就接受了封一霆的建议——暂时关机避避风头。

谁都知道新闻是有时效性的,与其去费心解决还不如静观其变、静待过去,毕竟谣言止于智者,两家的长辈是都怕“处理不当会适得其反”,自然而然就放心地全都交给了封一霆去处理,自己躲清静了,殊不知,这一切都是封一霆刻意为之,甚至连二老的手机都被他半忽悠地给关了机、暂时换了号。

自然,这一些,季千语是都不会知道的!

此时青城的办公室里,他一直在坐等好消息;而季家二老却被他安排着出去散心了,除了图清净、暂避风头也是因为离婚的起诉进入了一个等待审核的过程,二老在这儿闲着也是闲着,自然除了封一霆也没人知道,这个过程是无限期的。

而因为联系不上自己的父母,季千语就更是心慌意乱,马不停蹄地就赶回了家,进门却被佣人告知父母早就回青城了。

震惊担忧已经不足矣形容季千语的心情,一把,她就抓住了佣人的手臂:“什么时候的事儿?”

爸妈居然都回青城了?

怎么突然都回去了?

那新闻难道都是真的吗?难道爸妈的感情根本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美好?

不,怎么可能?从小到大,她是亲眼看着过来的啊!

坏了,丁若雪在青城,如果母亲再知道自己捧在手心呵护大的女儿根本不是自己亲生的那个,对她该是何等的打击?

脑子里错乱的念头闪过,季千语的心蹬蹬地往下沉,但所有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也不禁让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孩子弄错的事儿会不会与父亲的情感纠葛有关?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似乎都说得通了!

越想越是难受,季千语整个心神全都乱了。

此时,佣人的声音再度传来:

“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老爷夫人找不到小姐,说是要回青城住一段日子,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走之前,还让我们看好门,说是有小姐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他们,但这次我收到小姐的包裹就联系不上老爷夫人了,后来还是姑爷来电说他们有事不方便接听,让我管好这里就行,有什么事儿给他打电话,他会转达!”

心突然像是被什么狠狠撞击了下,季千语的脸色煞白,嗓音都颤抖了几分:“你是说……封一霆?”

不接电话大概是不方便或者不能接吧!看来真是出问题了!

没想到,他居然还会插手管她家的事儿?

心里五味陈杂,季千语说不出来的一种心情:

原本离开一方面是因为舍不得父母的缘故、同时也为了终结两人的不伦之恋,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他有污点、让感情毁了意气风发的他,更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从这段不能改变的感情中走出来,否则,伤害的人太多了。

她怎么能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一份爱意断了他所有的未来,单就婆婆对她的好,她也不能辜负了老人家一直以来想要抱孙的愿望。

曾经她那么宽容她、善待她,她怎么忍心?

“是啊!对了,姑爷还说有小姐的消息让我第一时间通知他呢!小姐,姑爷好像一直在找你——”

见季千语面色不好,顿了顿,佣人才小声道:“小姐,要不要给姑爷打个电话?”

蓦然回神,本能地,季千语已经猛烈地摇了摇头:“不!”

随后想起什么地,才放缓了口气道:“不用了,这两天……我就买票回去了!我打下家里座机联系看看!”

季家的房子父母是留给她了的,原本也算是作为了以后探亲度假的一个场所,方便来回探亲,手机方便后,家里的座机很久没用过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佣人还在感慨的劲儿,季千语已经拿起了手机:其实,她也是看到家里的电话座机才想起来。

“你好,请问找哪位?”

一个电话打过去,电话竟然通了,激动不已,季千语道:“你好,请问是季家吗?我找你们老爷、夫人也可以!我是季千语,我爸妈在吗?”

“小姐,原来是千语小姐啊!”

激动地呼喊了一声,佣人下意识地往身后看了一下,随后才道:“小姐你好,我是新来的佣人,你叫我小玫就好——”

这才知道是家里新请的佣人,寒暄了几句,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突然找到了归属,季千语的心情也是激荡不已:

“小玫,我妈在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殊不知她这通电话也是等的佣人心力交瘁,听到她的问话,思索了下,佣人才道:

“小姐,好像是出事了,具体的我也闹不太明白,老爷最近都不在家、有些日子没回来了,夫人前两天突然晕倒了进了医院,现在还在昏迷抢救中,也不在家,医院里有专人照看,我是负责在家里打点的。小姐,夫人一直念叨着您、说想您可就是联系不到您,还让我在家里看着就怕有您的……包裹什么的错过了签收,小姐,您在哪儿?您还好吗?夫人可记挂您了!她说要是能看到你让你好好照顾自己,家里都好!”

佣人一通絮叨,季千语的泪哗哗地就下来了:“呜呜,妈~”

完全不知道这个佣人、这番说辞都是封一霆专门为她准备的,季千语一阵抽噎地差点没崩溃:“我妈什么病?要不要紧?她现在怎么样了?”

她真是太不孝了,怎么能疗情伤就断了所有的联系,要是她早点知道,就不会这样了吧!

“医生说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怎么回事,大概是气血攻心之类的,具体的我也没太听明白,不过现在还在住院,没醒来!不过,好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说是只要等醒过来,开解下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斟词酌句地说着,佣人一颗心也是怦怦直跳,生怕说错了什么会坏事。

“小姐,您放心,我们会好好照顾夫人的!医院里请了很多专业护工呢!”

很聪明地没说一句让她回来的话,但护士的每一句却都像是一把利刃插在季千语的心窝,不假思索地,她便道:

“我妈在哪家医院?我马上回去!”

“心内科最出名的中心医院,16楼贵宾vip监护病房1603号房!”

“我知道了!”

记下重点,季千语便挂了电话。这通电话聊得很顺利,季千语压根就没多想,拿了地址查了医院的电话,她便打了过去,想问下情况:

“小姐,您是说16楼吗?不好意思,那里接待了一位重要病人,具体的情况我不负责那里不清楚,不过病人情况好像有点严重,好像是有身份的人加了保镖我们都不清楚。”

“好,谢谢!”

闻言,季千语就更是慌了,连房门都没进,拉着行李箱一边订票,一边直接去了机场。

日夜兼程,季千语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直奔中心医院还直接上了16楼,但一踏出电梯,问了下护士病房的位置她又一路狂奔,但推门的时候她才猛然惊觉两边加了保镖,一路上好像并没有人拦她,疑惑的念头一闪而逝,房门也已经被她推开,扔下行李箱,几个大步,她便绕过了一边遮挡的屏风,直接冲了进去:

“妈,我回来了,你怎么样了?”

抬眸,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干净如纸、空空如也的白床,视线一顿,床里侧薄纱微扬、几净明亮的窗畔,一抹带着熟悉的昂藏黑影瞬间占满了整个视野——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