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3章二少篇,季千语走了4

自然,季千语也意识到了,可是,她不能说!

她现在内心有多纠结,就有多痛苦,如果他知道了真相,恐怕比她还要痛苦,毕竟,他曾经已经经历过一次了。

四目相对,这一刻,季千语心里唯一的念头却是不想让眼前这个自己最爱的男人承受自己一样的折磨。

用力地抹了下脸,视线逡巡了一周,她才道:“我不要生孩子,不要做那个流浪汉的媳妇,不要给他生孩子!”

她低喃的一声,让封一霆瞬间冰封的脸庞未及冻结又全都融化了开来。

“我今天碰到一个流浪汉,是个突然跑出来的傻子,好脏好臭好恶心,还长得很……吓人,骨头露在外面,肉都萎缩发臭了,很恐怖,他拽着我喊我‘媳妇’,还说——”

半真半假地,季千语说着,却不免又想起了那一幕幕,不止从心里往外泛着寒气,连头都开始感觉到了沉重:

太可怕了!

近亲联姻,不光只是人言可畏、道德指责的问题,最要命的是他们会连累下一代,每天在这样一种遗憾或者压抑的环境中生活,他们真的能快乐幸福吗?

就算他真的不在意,就算他们真的战胜了流言、说服了父母,一年十年可以,以后呢?他真地能一辈子就守着她一个人、坚守着他们之间所谓的爱情吗?就算他能,她呢?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为了她忍受这一生的痛楚跟遗憾吗?

突然间,季千语仿佛能理解曾经他跟丁若雪的那段痴缠了,放不掉还拿不起,真真是最痛苦的!

想必曾经,两人也跟现在的她一样,承受过这样一段水深火热的煎熬吧!

所以最后的最后,坚持了那么多年,他还是选择了放手,虽然其中也融合了各种的意外跟变故,但终归,他做出了选择。

她记得他说过,这种见不得光的感情让他过得黑暗与压抑,跟她在一起才让他尝到了爱情真正甜蜜的滋味。

可惜天意弄人,没想到兜兜转转最后两人竟然——

一辈子摊上两回,第一次错过了真爱,这一次却又可能回到了原点,这到底是她的劫难还是封一霆不能改变的命数?

突然间,心头的那丝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地是满满的爱与心疼——对封一霆的深爱、心疼与同情!

此时,明白了季千语话里的意思,捧着她的小脸,封一霆的动作也是温柔到了极致:“真是个傻丫头,做个梦你还当真啊~”

用力捏了捏她的脸颊,封一霆笑道:“现在醒了吗?”

“疼~嗯!”

揉着脸颊,季千语干笑着,眼底依然难掩复杂。

伸手抱过她,封一霆将她再度按在了心口:

“没事了,我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你的!傻子的疯话还往心里去?说不定他见个男人也一样的说辞、更疯扑狠啃呢!”

言下之意,她这样好傻。

刹那间,倒是被他这句话给逗乐了,感受着他胸膛的热度,她禁不住笑出了声:“呵呵~”

轻拍着她的后背,封一霆抚了抚她的发丝,眼底也有了笑意:“你这又吐又晕的快吓死我了,要不是医生刚来过,我都要以为你是不是有了?”

封一霆玩笑的一句话却让季千语的脸色煞白了一片又一片,一个怔愣的功夫,封一霆自然又捕捉到了:

“语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她是不是真的不想给他生孩子?要不然怎么会这种反应?

蓦然回神,季千语才强撑着干笑了下:“怎么会?”

被他火热的视线盯地心跳加速跟心惊胆颤,片刻后,季千语想到什么地,只能顺势道:

“一霆,我……我今天去了趟医院,医生说我的身体内分泌有些紊乱,暂时应该是不能生,如果我真的不能——”

因为的确去过医院,所以季千语的话半真半假、再加上现状倒也很显真诚,此时此刻,她一门心思想瞒过这一笔,同时也的确是想知道他的态度,所以言辞跟面色第一次在封一霆的眼中混合到真实无疑了。

仿佛瞬间明了她为什么会喊出那句话又这副表情了,刹那间,封一霆也没注意到她开始喊的是“不要”而今在意的却偏向于“不能”,一个主观一个客观两者其实是有明显区别的。

低头,封一霆在她额头上亲了亲,随后却是用力地戳向了她的脑门:

“傻了,是不是?”

“呃?”

季千语懵懂地一个抬眸,封一霆却回了她一个白眼:

“孩子生了长大了也是别人的,这一路都会陪着我的不只有你吗?语儿,孩子有最好,没有也不是不行,你最重要!就算真的不能生,也不会改变什么的!我要地是你啊!娶了你我就该对你好、对你负责,你把什么都给了我,我也该把什么都给你,不是吗?”

攥着她的小手,十指紧扣,封一霆重重地落下了一吻,但近乎同时,季千语的泪就涌了上来: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吗?

心痛不已,季千语瞬间有些泣不成声:“一霆?”

感动地不行,刹那间季千语有些明显的心软,想要将事情和盘托出,但一个激动,喉头就开始干痒,还没说话,先咳嗽了起来:

“咳咳~”

“语儿,你别这样!先喝点水——”

倒了温水喂了她一些,以为她是为这件事难受,封一霆还试图开解道:

“你若喜欢孩子我们还是可以有的!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什么试管、胎盘甚至克隆也不是不可能是不是?你不要想这么多,不要有心理负担,我们这么年轻又不急还有大把的时间,再说内分泌失调又不是什么大病,改天我让励晟给你开几副药稍微调理下就好了,这些都不是事儿,你不要多想!你现在受了惊吓先把身体养好才是真的!我们语儿这么乖这么好,老天不会对你这么残忍的,嗯?”

一路看着她吃了太多的苦,封一霆对她的心思是百分百的真,殊不知,这一刻,这一席话到了季千语的耳中,无异于在她的伤口上撒盐。

她的心头顿时只剩下了一个强烈的念头——他是渴望孩子的,他是想要孩子的!

最后的最后,到了嘴边的话,她就这么又咽了回去。

……

喂着她吃了一点东西,简单洗漱了下,又给她量了下体温,封一霆才上了床,季千语的苏醒对他来说无异于最好的礼物。

床上,抱着她,倦意也跟着慢慢地袭来,但莫名地,封一霆却还是很想做些什么,但他的唇才指向她略带苍白的唇角,就被季千语快速扭头避了开去:

“嗯~我生病了,会传染你的!”

这是借口,但这一刻,怕他碰触的抗拒却是极致强烈的。

情人之间的反应,封一霆的感受是最直接的,所以,下一秒,他直接又将她的头扳了回来:“夫妻就该患难与共不是?我陪你!”

下一秒,极致狂烈的吻就落了下来。

他的动作很明显,根本就不是一个吻能解决的,他的行动霸道狂野,连言语都是少有的不容置喙,但偏偏这一刻,像是噩梦一般的纠缠,每每情不自禁沉溺之际,季千语的脑子里不停地闪现地全是白日遇到的场景,倏地睁开眼,她猛地一把推开了封一霆:

“不要!不……不可以!不可以!呜呜~”

坐起,抱膝,季千语嚎啕大哭:“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粗喘着,封一霆脸色大变,胸膛隐隐也鼓起一股少有的怒意:抗拒,她在抗拒?她有多生涩他很清楚,她的反应跟往常根本完全不一样!她竟然不让他碰!

突来的认知像是将封一霆的满腹柔情扔在地上狠狠地踩踏,顷刻碾碎成了渣渣。

粗粝的大掌攥握成拳,他还未及发作,却见季千语突然扭身,又不舒服地一通干呕,下一秒,她就整个从床上跌了下去,半跪在地上,还是垂着胸口:

“呕~”

瞬间恍然,以为她是被今天的事吓坏了才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封一霆才跟着跳了下去:“语儿?我不碰你,我碰你了……你别哭,你怎么样?”

抱着她,封一霆给她倒了杯水:“好了,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不碰你,不碰你了,嗯?”

安抚了许久,封一霆才将她又抱回了床上。

这一晚,最后的最后,两人相拥而眠,季千语紧闭着眼睛,脑袋是昏昏沉沉地,封一霆辗转反侧,也睡得并不踏实——

***

一病就是两天,季千语整个人却以一种肉眼看的见的速度憔悴了下去,可褪了烧,她就惦记起了医院的结果,在家里又不方便说,她便趁着公司一个来电出了门。刚进了办公室,就看到桌上放着一个花色的信封,上面还写着让她亲启,打开,里面是一行机打的字迹:

[七天就要到了,如果你不想破坏这一切,就自己离开吧,我‘只要’我失去的感情~否则,所有人都将因为你痛苦!]

丁若雪,是丁若雪送来的!

一个软瘫,季千语就瘫坐到了椅子上,随后,熟悉的手机铃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