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1章二少篇,季千语走了2

“于妈妈,还不把小健带回去!”

院长一个催促,中年女子也赶紧地道:“小建,快跟于妈妈回去,你再不听话,明天就没有糖糖吃了~”

说话间,女子赶紧将孩子拉走了,转身,院长也很是满脸的惶恐与歉意:

“封太太,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吧?小建是刚转进来的,还不太适应这里的环境所以偶尔会冒出些状况来,他没有恶意的,您千万不要生气跟这个孩子一般计较,他先天缺陷,智力低下,五岁了却还没有三岁的智力,语言行动能力都有些欠缺,若是冲撞了您还请您千万海涵!”

明白院长的意思跟担忧,季千语跟着笑了下:

“没关系的!刚刚我也是没反应过来!每个孩子都是天使,哪怕是有缺陷的,也不过是上天的历练,福利院的教诲与宗旨,我一直也铭记在心!辛苦地是这些可爱的孩子们——”

感叹了声,两人继续前行,话虽这么说着,猛不丁的这一幕,还真是把她吓得不轻,以至于后面的每一步,季千语都明显地多了小心翼翼、甚至不自觉地会紧绷,不是她看脸肤浅,而是一时间真的有些不能接受这带着扭曲的面貌,即便是来自于一个孩童,也是同情与恐惧交织。

同样的,也能了解她的心情,院长还特意多给她讲了讲试图开解她:

“封太太真是心善,这个小健也是蛮可怜的,是被他的父母刚刚抛弃的!据说这孩子生下来就有些微的先天缺陷跟畸形,为此还确诊了夫妻俩可能存在几代内的近亲关系,不适合共同孕育下一代,结果夫妻俩离婚还反目了,男的消失无踪,女的拖拉着这样一个孩子也没撑几年,最后就将他丢弃在院门口了,还算有心,留下了一笔钱跟一封无奈的忏悔书,说是要出去挣大钱,等有钱了再回来图报。这样的例子我们见的太多了,通常都是又去无回,这个孩子除了智力低下点倒也没有别的大毛病,但因为先天的缺陷,整体的协调运动能力都受到了影响,所以面容上也有点——”

院长一顿,季千语也明白,那个孩子明显的斜眼咧嘴,五官是歪的,看着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现在还只是个孩童,若是长大了,这副样貌真地不可形容。

“这样的孩子不要说以后回报社会,只要能自己照顾自己、不拖累就是好的了,如果此生能在这个地方安然度过也是好的了,哎~谁能想到好好的恩爱夫妻最后会变成了流着相似血缘?每次正常的产检最后竟然会出这种意外!当真是时也运也,命数不佳!丁点的几率偏偏就赶上了,毁了一个家庭,也毁了这个孩子啊!哎,人,生来都不容易!”

院长双手合十,眼底的悲恸、无奈与感伤都是显而易见的。

沉浸在思绪之中,院长也没发现季千语在听到这番话之时脸色明显变了几变,指甲只差没把衣服抓出几个窟窿来了。

是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她跟封一霆现在——

最后,季千语什么也没说,院长将她送到了门口附近被人喊着离开了,她恍惚着出了门,心口也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

掏出了车钥匙,脑子里不停地回响地还是院长的话,恍恍惚惚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季千语一抬眸,才发现自己竟然连方向都转错了,回身,她又往回走。

穿过了大门,走向了另一边,路过几个联排的绿色大垃圾桶的时候,突然一个蓬头垢面、满身脏污、身形瘦弱的男子窜了出来,同样嘿嘿傻笑着就去拽她的手:

“走,走,媳妇~”

“嘿嘿……娘,我找到媳妇了!”

男人也不知道在咕哝着什么,季千语却只觉得一股恶心的酸臭味扑鼻而来,吓得她一阵哇哇大叫:

“啊!放开我,放开我!”

轮着包,她就狠狠砸了过去,一手松开,一手还拽着他,男人身上穿的衣服还都是半吊子的破衫,露出大片脏兮兮的皮肤还散发着一股子酸臭味,头发脏地打成了结儿,一只手上怪异的是六个手指,一只腿细看之下还是畸形的仿佛只有骨头似的,脸色煞白了一片,季千语一边拍打一边呼喊:

“来人,救命!”

“院长!来人,来人啊!滚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

……

“媳妇,漂亮媳妇!我的,我要找媳妇!”

“娘,娘,打我~”

两个人正纠缠间,一个骑着电动三轮车的老妇人也跳了下来,手里拿着笤帚还拎着一捆绳子就冲了过来,先是照着男子一通乱打,而后就把绳子套了上去:

“谁让你跑出来的!我让你跑!让你跑~”

此时,周边听到声音也陆续有路人围了过来,有看热闹的,也有个别帮忙的,显然都对男子挺熟悉的,当下一边喊,一边道:

“熊妈,你能不能看好你家傻儿子?你这样还让不让我们村里活了?”

“是啊!绳子不行你不能换个铁链子吗?就是因为你家这个傻子,我们村都快被孤立了!”

“就是,上次我家媳妇来认门,你家傻子乱喊乱叫,差点把我们家大好姻缘毁了,现在人家打死都不上门!”

“可不?是人不愿嫁过来,来个人还把人吓走,现在十里八乡数我们村子穷了,除了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的,村里还有几个人?”

“就是!都是因为你们家傻子,福利院都选在这个地方了!你还不赶紧把儿子送进去,说不定还能解救下我们村子!”

“麻烦你,看好你家儿子!再把福利院的贵客吓走,我们村子连这点停车费的收入都没了!”

……

“对不起,对不起,给各位添麻烦了,我一定好好管教!”

“小姐,你没事吧!”

恍惚着摇了摇头,季千语原本就被吓得不轻,谁知临走之前,男子又嘿嘿地冲到了她的眼前,还差点撞到她身上,四目相对,看到男人丑陋的面孔跟脏兮的头发,吓得她惊叫一身,转身蹲坐在地上一顿狂吐,最后一个不慎,竟然昏厥了过去。

此时,院长听到消息也带着保安走了出来,一路将她又扶回了福利院。

办公室里,院长刚叫了医生过来,季千语也在工作人员的按压下醒了过来,吓得她抱头又是一声尖叫:

“啊——”

“封太太,你不要怕,没事,没事了!”

安抚着她,一边慈眉善目的主任还给她倒了杯水:

“封太太,你不要害怕,那个傻子虽然乱跑乱颠、会胡言乱语,但不会伤害人的!他是我们村熊妈的儿子,以前村里老辈人不懂、不太注意这些,她当年爱慕自己的表哥、跟着表哥跑了,后来就生下了这么个傻子,结果因为家里人阻拦,那表哥被送走了还有了更好的发展,她因为有了孩子又一直心心念念所以都没再结婚。熊妈其实人真的很好,也不容易,一个人就靠种点地养着这个傻子过了大半辈子,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平常那傻子都是关在家里,今天不知道怎么跑出来了!”

“封太太,没事了,他就是可能没见过漂亮的女人,然后村里有些不着调的老头又总用话逗他就帮他教成了这样,你别往心里去,他是个傻子,什么也不懂!”

妇人极力开解着,季千语却只觉得一股股酸气从腹中涌出,恶心地想吐。

摆了摆手,没说什么,季千语近乎是以逃难的姿势离开了这个福利院。

回到家,一下车,花坛边,她禁不住又开始恶心地大吐狂吐:“呕~”

“少奶奶,你怎么了?”

“没事!”

等佣人将她扶回房间,第一件事,季千语就是去洗了个澡,泡的皮肤都皱了,她才苍白着一张脸走了出来。封一霆听到消息,第一时间就赶了回来,但他进门的时候,床上,季千语却已经开始发烧还有点迷糊了。

“怎么回事?”

喂了她吃了几片药,给她盖好被子,封一霆火大地不行:好端端地,怎么突然就高烧了?

“少爷,医生刚刚过来看过,说是少奶奶可能是吓着了,心里压力太大然后可能跑得火热又冲了冷水澡所以就着凉了,才会突然迸发的这么厉害!”

“吓着?”

扭头,封一霆的脸色都阴沉了几分:什么东西能把她吓成这样?

他刚想打电话去问问那些暗中保护她的手下,却听佣人道:

“刚刚福利院的院长打电话来过,说是少奶奶今天去取东西的时候撞到了几个……嗯,可能是不太正常的傻子、还是孩子还是流浪汉地,猛不丁地窜出来,少奶奶没有心理准备可能就被吓到了,回来的时候少奶奶也直说恶心,在门口就忍不住吐了,我看她的衣服上有被抓脏的手印还问过她——”

看了看封一霆,她才低声道:“结果我一提,少奶奶就吐地更厉害了,还说差点被拖走脏死了,就要洗澡!”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