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5章二少篇,池家的闭门羹

听说有贵客开着豪车过来了,管家很快地带人迎了出来,见是生面孔,明显微微一愣,随机便礼貌地笑着点了点头

“敢问二位可是需要什么帮助?”

虽说到了自家门前,自己也出来了,但见车牌不是本地的,又的确是眼生的很,管家生怕是自作多情,人家是走错路的,所以态度略谦虚。

原本是来门请罪的,闹不清楚状况,秦墨宇也是点头寒暄,还主动打了个招呼“你好!”

潜意识里已经认定了池月宛的父亲可能是佣人,又觉得直言自己来找府里的下人似乎很不尊敬老人家,思忖了下,秦墨宇才继续开口道

“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位姓池的……前辈?”

“呃?”

又是一怔,管家才道“这里是池家的老宅不假,但宅子里姓池的可不止一位,您是来拜访我们老爷的还是——?”

“不是,不是!我是来找池……池伯父的,他大概五十多岁的样子,女儿叫池月宛——”

一时间没想起池爸爸的名字,秦墨宇摆手,生怕被人误会自己是来攀龙附凤的,刚想问他“知道这个人吗?”脑子里还斟酌着应该怎么开口解释他才可能会听得更明白,要不要点出月宛“小寡妇”的身份,秦墨宇的思绪还没理顺,管家却已经忍不住笑出声了

“那不是我们家老爷跟小姐吗?我们家有两位小姐,大小姐池月宛,二小姐池思思,先生,您是?”

管家疑惑的目光下微打量了一番,只觉得他样貌出众、气质非凡,看起来倒像是非富即贵,只是听这话似乎又有些无厘头的矛盾,一时间也有些拿捏不准是什么情况。

大眼瞪小眼,下一秒,换秦墨宇惊叫出声“呃?”

倏地,他的目光聚焦到了他身后那富丽堂皇的豪宅之宛宛是池家的大小姐?她是豪门千金?

难怪她在青城拿着那么点死工资却住得起豪宅、开的起跑车,偶尔还会大手大脚下?

难怪她的豪宅遭了贼,她眼睛都不眨一下,不用考虑得失地弃了!

难怪她能一口气买七套房!

难怪有时候他会觉得她傲娇跟任性地像是被人宠坏了~

他竟然从来不知道她家境如此只好,他一直以为她有钱是靠着豪门婚姻变成寡妇分来的!既然她有如此资本,为何当初还为了毕炎博跑去求他?既然她是豪门千金,那般被人误会贪慕虚荣,她怎么都不辩驳呢?连他都一直认为她是条件有限才会为钱选择老男人结婚,才会有后面接二连三的克夫跟寡妇之言。

而今想来,错了,全都错了!

她的家境如此优越,明明可以不用被任何人看轻,她为什么从来不提?还有次,他看到的她的父亲明明是在酒店大堂做保洁啊~

……

记忆涌入脑海,秦墨宇整个风凌乱了难道从来他没有真正地了解过她吗?

是他对她关心太少了还是她从来没有对他掏出过真心,所以对她的家境一直讳莫如深、才绝口不提?

脑子里还乱着,秦墨宇却本能地掏出名片递了去“那宛宛在吗?我想见见她!可以替我通禀一声吗?”

接过名片,管家视线一垂,也颇为震惊,转而态度越发恭敬“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秦少,久仰久仰!容我先通禀一声——”

虽然内情知道的有限,但秦墨宇的名字在管家的耳底并不陌生,没敢贸然让人进去,他先去打了个电话,随后才转了回来

“秦少,里边请!”

进了大门,秦墨宇更加忐忑了,因为入目所及,全都出乎他的意料,每一步,他都如走针尖,感觉离着月宛似乎越来越晚了。

进了客厅,看到那冷肃陌生又带着熟悉的老人家之时,他的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前,很恭敬地给池爸爸鞠了个躬

“池伯父——”

原本带着愧疚,这一刻,他更觉得无颜面对老人家了,没想到,两次见面,都是这样的境地,一次是赔罪,这次该是负荆请罪了。

没有示意他起身,挥手,池爸爸却道“你们都下去吧!”

池爸爸低沉的嗓音冷鹜,给人一种陌生的疏离感,猛不丁地,秦墨宇的心跟着狠颤了下,一股不好的预感也油然而生。

果然,下一秒,一盆冷水直接泼了下来“秦少大驾光临不知有何贵干?”

抬眸,秦墨宇眼底闪过一丝错愕与错愕“池伯父,我——”

“不敢!”

两个字猛然打断了秦墨宇,四目相对,他知道这次老人家是生气了。

噗通一下,秦墨宇跪了下去

“伯父,对不起,答应过您的事儿我没做到,我伤害了宛宛!是我混蛋!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让我见见宛宛,跟她说几句话可以吗?”

居高临下,从未如此咄咄逼人,即便心里不太舒服,池爸爸脚下却未动“一次是无心,第二次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

其实,他并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池月宛半夜跑了回来,还一件行李都没带,什么也不说,只说跟他分手了想家回来了,虽然她咬紧了牙关什么都没说,但池爸爸明白女儿肯定是在外面受了委屈了,单那憔悴瘦下的一圈,前面接连的丧偶打击还要清晰几分。

他的女儿,除了爱情什么都不缺;但同样的,大约除了感情,也没什么能伤害她至此了!

“伯父,是我混蛋,是我不好,是我错了——”

不管什么情况,什么理由,他都不该丢下她的!拳头攥了几攥,心头像是被千万的火虫啃噬着,秦墨宇的懊悔跟堵塞的心情都是言语不能形容的,但仿佛却又没有什么知道她还活着让他感到欣慰,生不如死,大概是他现在的这种感觉吧!他当真是愿意用所有来换她的一面,一个回眸!

“既然知道错了,那你走吧!”挥手,池爸爸冷漠地直接赶人。

“伯父!求你让我见见宛宛好不好?”

“没有必要!我的女儿我了解!你不需要道歉,也不需求她的原谅,她自己的选择,要恨她也只会恨她自己!既然她选择了离开,你已经没有了资格!有一有二没有再三再四,她应该已经给过你不止一次机会了!”

言下之意,连恨你都不配!

他的女儿是这一点不好,实在太执拗了,特别是对自己钟爱的东西,不管是人还是物。自己相的,十匹马都拉不回来,不让她亲身感受一遭、不撞得头破血流,她是不会回头的!

像是当年的毕炎博,他不怎么意一直拖延着两人的婚事,偏偏拗不过她喜欢;即便他卡着钱财,她都能自己动脑筋去帮他,如果不是被他的背叛伤到了,他相信算她真的不幸成为了寡妇,也会为他守身直至下一个真爱的出现,或许三年五年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

骨子里,她是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人,而从小他们对她又保护的太好了,爱情是很丰满,但现实却太骨感了!

也是他不该,不该在女儿面前一再表现出对前妻的思念、怀念与遗憾,不该从小给她讲一些美好的爱情家庭的故事,让她从小根深蒂固了“爱情”等于“幸福”的执念。

“回去吧!”

转身,池爸爸直接往一边的楼梯口走去“你不会再有机会了!管家,送客!”

最后,秦墨宇跟司机几乎是被人给撵出来的,有生以来,大约他也没有过这样的狼狈,但望着眼前的豪宅,一道铁门却成了他怎么都无法跨越的横沟——

……

而后接连的几天,秦墨宇一直站在池家的门外等,倒也不是整什么所谓的苦肉计,他是想要见见池月宛,见见她,看看她好不好,所以,每天他守在门口,要么在车里,要么在车外,听到动静会往里往外看,他深信总有一天她会出门,总有一天,他能见到。

那天没对她伸出手已经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事儿了,经历了这场差一点的生死离别,他更是明了她在自己心目的地位有多么重要,越是清楚他也越是痛苦,他太明白这一次老天给了她生机,却也扼杀了他曾经所有的努力跟以后所有的机会,这一次的错误,他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弥补都要遗憾了。

越是如此,他越是撕心裂肺,越是想要亲口跟她说点什么。

他渴望见到她,隐隐地却又有些害怕见到她,他怎么配对她说“爱”说“喜欢”?

每天都仰望着前面的豪宅,秦墨宇却像是皇宫面前的乞儿,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情。

每天进进出出,池爸爸自然都能看到门口的人,这天,吃过了晚饭,他又抬眸看了看门口的方向,顺着他的视线,池赫直接道

“一周了,日夜不分,风雨无阻!”

也不知道该说他有情还是无情!

面色明显的柔和了,许久后,池爸爸才道“你出去打发了他吧!哎,感情这种事儿,最是说不清楚——”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