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篇,爱恨情仇之救他就脱{2}

到了嘴边关切的七话,封一霆愣是又咽了回去,此时,路边一道火冒三丈的嗓音传来:

“mD,神经病啊!臭娘们,要死滚远点!啐~”

刺耳的喇叭声响过,丁若雪也被男子骂地一阵瑟缩。

拽着她,封一霆沉着脸就往另一边走去,加大的步伐令丁若雪接连几个踉跄,差点没摔到地上:“哎呦~你慢点,你要带我去哪儿?”

“你不是想死吗?带你去个死地挺挺的地方!”

“你放开我!我不去,不去!”

拖着她,封一霆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被他认真的样子吓到了,加上额头一直流血,甚至明显感觉到脸上有黏腻的东西滑过,丁若雪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了,挣扎着,她就想从封一霆的钳制中逃离,最后,封一霆不止拽着她,干脆直接将她抱了起来,几个大步走向车子就将她扔了进去。

自一边的会馆走出,远远地,温无辛看到地就是这一幕,垂落的拳头不自觉地就攥了几攥,拿出手机,一直走到车子旁,还是忍不住按了下去:

“帮我查查季千语~现在在哪儿!”

一路疯踩着油门,不知道封一霆要把她带去哪儿,丁若雪颤抖着眸子,却明显被吓得整个人都缩在了座椅上,她刚回过神来想要说点什么,车子却已经停下了,随后,她便被拖了下来,然后一路直接被拖到了一座废弃的大楼上,一路攀爬着也不知道爬了多少层,累得气喘吁吁地时候,一股冷风直冲而来,下一秒,她便被人整个推在了地上:

“不是想死吗?”

拉着她的衣领将她拽起,封一霆拖着她就往楼边走:“跳!从这儿跳下去!保证你死地一口气不剩!我绝对不拦你!”

“也绝对没人拦你!”

“这里精神病、流浪汉、活不下去的,每天都有十个八个来跳楼的,是有名的解脱圣地!看见底下那一团了吗?”

“血多的成块铁锹都铲不动了!在这儿死了一了百了!”

“不过不用担心,每天有义工专门来收尸!不想活了都可以过来解脱,别看只有七楼,从来没有一口气留下的!”

“来,跳~”

靠近边缘的时候,封一霆作势要推,转身,本能地,丁若雪已经拽住了他的胳膊,紧紧地,大叫出声:

“不要!不要啊!呜呜~”吓得嚎啕大哭,丁若雪真被他的动作吓到了腿软,最后直接瘫软

在了地上。

“以后真想死就来这儿死!保准死得一点痛苦都没有还绝对没人拦着你!反正你活着没什么意思,正好我眼不见为净!”

跑他面前去要死要活,当他是傻子吗?

留下一句话,甩手,秦墨宇就往回走:一哭二闹三上吊,当自己是古代的小媳妇呢?他最不吃这套!

哭得稀里哗啦地,望着周遭飘着的一点摇曳的灯光,伴随着冷飕飕的风声,显得格外的恐怖,也顾不上什么,爬起来,她就追了上去:

“表哥,不要丢下我——”

下去的时候,每走到一个楼梯拐口或者通道,丁若雪都能看到一些衣衫褴褛或者披头散发的人窝在一角,四处漏风的楼道,还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一些边角还明显堆着破烂的棉被,有的棉花都露在外面,脏兮兮地,即便是一点点散射进来的灯光都能看到那脏的发亮的一块块,大步追在封一霆的身后,丁若雪恶心地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生怕封一霆丢下自己,也顾不得疼不疼、累不累,丁若雪一路跑着跟着他走了出来,一回到大路上,这一次,丁若雪连停都没停,看见出租车就爬了上去。

目送她离开,封一霆也禁不住幽幽叹了口气,一低头,才发现自己手中的花没了,衣服上还不知道怎么蹭了些女人的口红跟血迹,歪扭地还有些污渍。

顿时,他的眉头都跟着拧成了一团。

发动了车子,这一次,路上,他不得不又转去了一家服装店,去重新选购了一身衣服换上。

***

另一边,估算着时间,季千语给封一霆多留了半小时的路程时间,所以街道上逛游着,她也不急不缓,还买了些特色的小吃各种品尝,因为本身就是做设计的,所以她喜欢旅行、逛街,四处走走看看,经常不经意间的很多东西、甚至是店标的设计都能带给她创作的灵感。

自一边特色的手工小店中走出,季千语咬着手中的竹签,目光便逡巡着想找个垃圾桶:时间差不多了该往回走了!

小垃圾桶没找着,在一处略显阴暗的角落里,季千语却看到了大垃圾桶的痕迹,似乎是一处略微集中的垃圾回收点,抬脚,她便往一边跑,刚走到垃圾桶处,抬手,她就是一扔,伴随着垃圾稳稳地落入超大的桶中,她还扣指打了个扣响:

“宾果!”完美!

完全不在意那大的没边的桶口跟自己的近距离,季千语还一脸的小得意,回身,脚下不知道猜到什么,突然一滑,她的脚踝突然就疼了下:

“呼~”

倏地,她就停住了,站稳,才呼了长长一口气:好险!

自从腿受过伤后,她就很少穿高跟鞋出来跑了,但因为做设计,本身就是个招牌,高跟鞋的

确是出气质,她习惯性地还是会穿,只是会特别注意,而且减少了穿的时间跟次数。

这才注意到刚刚为了约会换了高跟鞋已经逛了很久了,回神,试了试脚下,觉得没什么事,她就想着回去的时候还是不爱美了,去车上把鞋子换回来,反正她最丑的样子,封一霆也见过了。

抬脚慢慢走了两步,她才恢复了正常的速度。

上了一个抬脚,脚下突然一个歪,又是一阵刺痛,低头,就见鞋跟踩进了一处破碎的砖瓦缝隙,恰好是受伤的那只脚,而且此时还是呈现歪扭的姿态,痛意明显,瞬间,季千语的脸就白了,当场就蹲了下来,揉着脚踝,泪都下来了:

‘她的脚,完了,完了,不会这么脆弱又伤到了吧?’

医生说过,如果她的腿脚再受到二次伤害,是没法再恢复的,会残废!所以一直以来连跑她都不敢快,更不敢用力,平时只能作一些简单恢复的拉伸,虽然一直在做复健,连医生都说她的恢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但这一次,突来的疼痛,前面又滑了一下,加上一时说不准到底是哪里在疼,季千语就吓坏了,蹲在原地一动不敢动,泪啪嗒啪嗒地就下来了:

“呜呜,我的脚——”

不行,她不能走了,不能动!知道骨头伤了是最怕动的,因为身体的任何一点重量都可能加重伤害! 一霆,你快点来,快点来!

越想越害怕,心里暗暗乞求着,突然间,她慌的不行,下意识地就想去翻手机,但太紧张太恐慌,竟抖得连手机屏幕密码还没打开先把手机摔了,霎时,她的情绪波动地更厉害了,连去碰触身

体都是僵硬的生怕扯到腿脚:

“我的手机!”

温无辛刚循着定位找到她,看到地就是这样的一幕,一边停下车子,他就冲了过来:“音音,你怎么了?”

看到温无辛,也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一般,也没心思顾忌他喊她什么,季千语已经抓住了他的衣襟:“我的脚好疼,送我去医院,送我去医院!”

抓着他的胳膊,伸手,季千语就是一副让他抱的样子:“我不能走!我不能动!”

“好,好!你别哭,别怕!我马上抱你去!”

伸手在她脸上抹了两下,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温无辛很小心翼翼地挪着手臂去抱起了她,而季千语怕伤到腿脚,更怕被他摔到,搂着他的脖子,也是紧紧地:

“去仁心医院,去找汤励晟!”他那里的专家才知道用什么药!

“好,好!”

路途虽然不远,但是要过个马路,一路抱着她,像是回到了过去,温无辛是全无杂念地,见她哭得稀里哗啦,真的是担心她,而季千语生怕自己残废了,这一刻什么也顾不上,提心吊胆地泪也控制不住。十字路口,红灯处绊了下,温无辛落在怀中的目光含情脉脉,难掩爱意,这垂眸的一眼,也是此生所有爱的汇集,刹那间,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两人,他的唇角都是难掩幸福的笑意,眼中只有她,他也没有注意到,车水马龙间的一辆很刺目的红色跑车里,探出了一颗诧异的女人头,目光同

样全部集中在了两人的身上,甚至擦肩而过,温无辛都没有发现那抹闪过震惊跟狠厉的目光——

很小心地将季千语放到了车上,甚至还替她拉好了安全带,给她那盖好了毛毯,确定她一切安然无恙了,温无辛还递了纸巾到她身前,才缓缓地发动了车子,这一路,时快时慢,温无辛开地极稳!

换了衣服,封一霆还给季千语打了电话、发了信息,但一路上情绪很波动,加上温无辛时不时因为急切按着喇叭,全副身心都集中在腿上、路上,季千语并没有发现手机响过、亮过,另一边,红色的跑车被迫一路直行,找到最近的可以停车的地方,停下,也不停地按着一个号码。

开着车,手机一直在震动,温无辛看到后却只是扫了一眼,便调成了静音。

“好,很好!你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

看着手机自动挂断,浓妆的中年女人咬得牙齿咯咯作响,随后按下了另一个电话号码:

“黑子,帮我办件事!”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