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落,转眼又是一天。

因为对自己的厨艺实在没什么信心,所以一直以来,季千语跟封一霆联络感情的方式大多是在外面约会,当然也是为了偶尔下个厨卖乖的时候,某人能感动多过嫌弃。

结束了忙碌的一段,两人便相约出来放松。

老夫老妻地,就没拘泥于他必须来接的形式,知道他要忙,季千语便自己去了约定的酒店,门口处,见时间还早,不确定他忙一会儿是忙多久,她也没急着进去,就在餐厅附近逛了起来。

而另一边,出门前被人拦了下来,接连跟两个高管说了几件事,一个耽搁,封一霆就足足被拦了近十五分钟,脱了身,给季千语打了个电话,他便快速上了车,路上,他还转去了一个花店,取了自己订的花。

捧着一束郁金香走出,他的眼底满满的爱意:最近一直忙进忙出,很久没送她花了!

想起近来接连的事件,封一霆都禁不住地倒抽了几口的凉气:

这两次,幸亏有她!她真是他的福星,一次次地助他化解为难,这一次,若不是他推荐池月宛,只怕他又要栽个大跟头了!上次俱乐部被警署接连回马枪的临检,也是因为她的提点才化险为夷!

抚触着手中的鲜花,就像是她在眼前一般,闭着眸子轻嗅着,封一霆的唇都不自觉地触了过去:

‘语儿,等你身体再好点,幕后撺掇的人也差不多该揪出来了,等这一切平静,我们就要个宝宝,我会好好爱你,这一生绝不负你——’

心底重重地按许承诺,封一霆刚一睁开眼,就见一抹孱弱的身影冲了过来:“一霆,真的是你啊!刚刚老远我就看着像你~”

明显急刹车的站住身子,丁若雪气息粗喘还难掩一脸笑意,视线一个碰撞,却在扫视到身前粉色的郁金香之时陡然黯淡了几分:

粉色郁金香,那个女人的最爱?

猛不丁地,封一霆也怔了下:自从她好了他就没再怎么见过她了,连她的电话他都有意识地躲了!

“嗯,好巧~”

随口应和了一声,封一霆下意识地侧身、看了下表,也同时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我赶时间,先走了!”

声音很冷淡,跟以往判若两人,也是明显有意避讳两人过多的接触,他不想已经烦乱的生活再添一笔,丁若雪却对这难得的机会别样激动:

“一霆,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

抓住他的胳膊,丁若雪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自从我可以出门,你就对我避如蛇蝎,如果我知道我的病好了你就对我这样,我真宁可这辈子都好不了!我愿意用此生所有的阳光来换你,你懂不懂?一霆,你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阳光!我为了你尝尽所有的苦药,什么针什么痛我都试过了,我好了,你却不要我了,我好起来有什么意思,我还不如死了算了!”热搜小说 resoooxs

她每次想尽办法就为了见他一面,他却只知道用江弘打发她,一想到自己利用江弘传话最后还被他利用江弘打发,丁若雪就憋火,这一刻看着封一霆,看着他手中的花,她最想做的就是撕毁他的幸福,报复这个对她食言的男人:

所以,从他某次拒绝来看她后,她越发坚定了要跟他结婚的念头,同时,她却又不停地勾引江弘,跟江弘上床,看着他最信赖的人背叛他,她心里就会好受一些,想着以后他要接江弘的盘,而且她还要在他眼皮子底下跟江弘暗度陈仓、红杏出墙,她心里就有种莫名的兴奋。

而且,这一刻,面上有多楚楚可怜,丁若雪心里就有多恨,心里那个强烈的报复念头也越深:

姨妈不是阻挠他们在一起吗?姨妈不是怕近亲结婚受人指指点点吗?姨妈不是担心近亲结婚生出的孩子会智障吗?

都是因为他们,强行拆散了两人,让他们这么多年这么痛苦,还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们毁了她的幸福,就谁也别想幸福了!

她不是怕后代有问题吗?那她就跟他生个健康的孩子好了,至于这个孩子——

望了封一霆一眼,转头的瞬间,丁若雪的眼底闪过一抹阴毒的色彩,转身往道路中间跑去。

“若雪,你干什么?”

见她也不管不顾就往车流涌动的马路中间跑,反应过来,封一霆赶紧抱住了,拉拉扯扯间,整个花束被打了出去,转动的时候,两人还都踩了上去。

“你都不想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连你都骗我,连你都不要我了……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什么都不会做,我不止是个病秧子还是个废物,我死着活着有什么区别?我苟延残喘到今天,还不都是为了你!可是现在——”

哭吼着,丁若雪泪如雨下,又想往马路中间跑,拉着她,封一霆也有些火了,抬手一巴掌就甩到了她的脸上,啪地一声巨响,可见封一霆用力之大,丁若雪白皙的脸颊甚至顷刻都浮现出了一个五指印,噙着泪,她也明显被打懵了,半天都忘记了反应。

“要死你就去死吧!知道自己是个废物,你不努力还自暴自弃?你都不爱惜自己,还指望谁爱惜你?”

怒斥着,封一霆也火滋滋地:这个世界是怎么了?越是优秀的人越在努力,越是什么都不行的人怨天尤人反倒还有理了?

也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会看上她了,就看上这张脸了吗?

这一刻,再看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他一点不觉得娇柔好看,只觉得欠揍!

原本以为一巴掌能让她冷静些,谁知下一秒,丁若雪还是往马路上冲去。

“若雪!”

虽然此刻是红灯阻拦了一部分车辆,封一霆也算反应及时扯住了她,但丁若雪还是被甩地撞到了一边的路灯电线杆,额头生生被撞破了。

“啊~”

尖叫了一声,丁若雪疼得捂住了额角,泪涌地更凶了,看着她额角隐隐流出了血丝,好在伤口并不深,封一霆还是气得脸色乍青乍白。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