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篇,必须出底牌了

在她身畔坐下,七秦墨宇将她搂进了怀中:

“只要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你有事!宛宛,你还记不记得有一天晚上你回家似乎挺晚、在路边撞到了一个男人?男人好像穿的是西装,他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话或者给过你什么东西?”

要是他知道芯片是什么样子的,也不至于他们到现在都束手无策、大海捞针了。查到的信心整理出来只是知道应该是以记忆卡或者芯片之类的迷你的存储设备存储的。

摇了摇头,池月宛想了半天,完全没有印象:

“偶尔路上撞个人的时候太多了,但从来没有人给过我什么东西啊?这怎么可能吗?你说你们、他们是不是都傻?谁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个陌生人?”

就是不重要的,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给个生人啊!

这一刻,池月宛真想拿鞋底抽活那个死人、糊死这群活人!这都什么脑子,一想就明白的事儿现在却揪上她了:

他要真胡乱抓着给个陌生人,以后去哪儿找?

其实这种念头,秦墨宇他们也考虑过,但转念一想:

这样的方式虽然冒险也麻烦,但事实上也最安全不是?就像现在那个人身首异处了,东西却还安然无恙、好好地在!

所以,现在对方的人肯定也是在找!

据他们了解到的消息,那边的人应该也是出了什么问题,估摸着现在应该也是急需这张配方救急。想想也是,再大的量总有卖完的时候,没有配方,估计下面的人应该是没法生产才是!

所以,这一次,他们一定要赶在之前把配方找到销毁掉,这种针对他们的危害还是顺手除了好!毒,他们是绝对不会沾的,这种隐形的,更不能让其存在。

特别是现在,他们还都有了在乎的人!

轻抚着池月宛美丽的脸颊,秦墨宇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蛋:

“原本不想告诉你是怕吓着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以后更要多加小心!想起什么就早点告诉我,有我在,就会尽最大努力护你周全!”

红唇一张,片刻后,池月宛却点了下头:“嗯~”

其实,他不跟她明言,也是在怀疑她吧?她若不是今天被吓到,不闹这一场,他肯定还是不会直言的,她心里很清楚!

事情明了了,池月宛心里的那个疙瘩却已经结下了,突然间,真的是一种浓的化不开的直觉跟怀疑:他亲近她是不是这个才是真正的目的?

或者还有更深的目的,他对她还有所保留?如同这件事,如果她不发现不闹开,她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撬开他的嘴!

都说疑心生暗鬼,这一次,池月宛没再去问,只是心里却清晰地陇上了一层阴霾。

“宛宛,你不要怕,不管东西在不在你手中,你有没有跟这个东西沾上边,你都不会有事的,不要自己吓自己,这个东西就是你的王牌跟保命符,明白?”

这次的事儿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就算不立案,也是太影响城市文明的,上面不会坐视不管,应该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秦墨宇一点,池月宛就明白了:的确,只要拿不到这个东西,那些人即便抓了她也得好吃好喝伺候,不敢对她怎么样。

捕捉着她眼神的变化,秦墨宇再度捏了捏她的小脸:

“也许我不能随时随地陪在你身边,但只要有点时间,我就会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身边、护你周全!宛宛,这件事我们从来都没放弃,为了你,我也一定会尽力让这件事早点结束!我不会让你永远生活在危险的边缘的——”

他会给她幸福,会给她一片祥和的盛世荣华。

刹那间,秦墨宇再度动了结婚的念头,话语唇瓣萦绕了几次,总觉得不是个好时机,到了嘴边,他愣是转了口:

“饿了吧?我带你下去吃点东西!有力气了,小脑瓜才能转起来不是?”这聪明的小脑袋要是利用不起来,他可真受不了!

牵起她的手,秦墨宇将她半拥半推地拉出了门。

此时,幽暗的半山别墅的泳池畔,一个男子刚从水里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失败了?”

低喃的同时,男人平静的脸庞瞬间就像是平地炸开了雷:“大白天的,那么多人你居然还好意思跟我说失败了?一群废物!你直接去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蠢货!

比猪还蠢!

好心情瞬间被破坏殆尽,男人的脸色闪过些莫名的阴郁。

“先~先生,对不起,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个秦墨宇暗中还派了三个高手在保护她,那些人太厉害了,简直以一敌百,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说这话,男人还不自觉地倒吸了口冷气,看着眼前被打成猪头的属下,他都觉得疼。

“蠢就蠢,还找借口!”抹着脸,男人更火大,口气都不自觉地凌厉了几分。

缩着脖子,男人撇了撇嘴,也只能道:“要不我们找个晚上再去一次?”

下一秒,晴天霹雳的嗓音震耳欲聋:“去什么去?大白天的你们都抓不到人,晚上去找死吗?”

原想着白天会松懈,反其道会容易成功,这都打草惊蛇了,还晚上去?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浪费掉了!攥着手机,男人咬得牙齿都咯咯作响。

隔着手机都能感觉到滔天的怒意,男人紧闭着嘴巴,没敢再出声:这是说什么错什么呀!

片刻后男人的嗓音才再度传来:“不要再动了!今天开始,什么都不要做,人也不用盯着了

——”

“先生?”

“按我说的做!”

砰地一声挂了电话,男人又紧啐了句:“蠢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抽过一边的浴巾,男人快速回了房间。

刚冲了个澡出来,手机又响了起来,顿时男人烦躁地眉头都明显蹙了起来,看了下手机,才按下了接听键:

“是我!”

“先生,卓远那个做账的人查到了!说是一天多就把一年的账目给平了,十几个人加班加点查了七天,也就查出两个不大不小的纰漏,真是厉害!但是我觉得这传得有点神,因为那几天,不是她一个人,卓远整个财务团也是在的,具体是谁的功劳,其实谁也不好说——”

对面絮絮叨叨个不停,男人却只觉得烦:“到底是谁?”

废话一堆,也没出个正题!

“奥,奥,对,对~”仿佛这才回神,男人急促道:“说是秦少的新欢,一个会计事务所的会计,叫池月宛!”

熟悉的名字再度窜入耳底,男人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嗓音都跟着拔高了:“谁?你说谁?”

不明所以,男人被吓了一跳,又看了下手下的记录:“池~池月宛啊!”

随后一道冷漠的嗓音传来:“我知道了!”

紧接着,砰的一声,手机被挂断了。

池月宛!又是池月宛!

敲着额头,男人一阵烦躁地不行,走向一边的酒柜就取了一瓶红酒,倒了一杯,转而一饮而尽:“池月宛!竟然又是她?”

坏他的好事!

“该死!”

低喃了一声,男人仰头一饮而尽,轻闭的眸子还没睁开,身后突然传来一股馨香的软热:“谁该死?池月宛又是谁?”

倏地睁开眸子,男人缓缓转身,脸上已是一片温润:“你来了?”

随后又取了一个杯子,倒了两杯红酒,男人直接转向了一边的沙发,在其中的一杯里加了半片药片,轻晃着,另一杯推给了女子。

男人一举杯,却被女人拦了下来:“无辛,你又吃这种东西!”

眉头微蹙,女人抢过了他的杯子要把酒倒掉,却被男人给夺了下来:“我若不沾,你会放心地把这一切都交给我{搭理}吗?放心吧,我有数!”

他每次都把量放地很少,算是有点作用,却不至于那么大的瘾!这个东西,真是个好东西,

能让人忘却一切烦恼!

“我是为你好!”时间长了还是会上瘾的!拉着他的手,姿色出众的中年女子的眸底有些微微的动容:

“我想跟你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

如果再干个一两年,多赚一点能收手跟他衣食无忧过一辈子就好了!

勾了下她的下颌,温无辛却享受地嗅着酒气,轻轻闭了闭眸子:“今朝有酒今朝醉!干我们这一行,难道还期待明天?”

他们只有今天,谁知道哪一天就会阴沟里翻了船,能有个几年的风光就不错了!与其留着痛苦的一条命,不如好好享受这无尽的欢愉。

举杯,他一饮而尽,唇角的笑意难辨。

“对了你刚刚说的那个池月宛——?”

女人的声音再度传来,男人微微涣散的眼神开始聚焦:“你找的东西六成的可能在她手里,不过这个女人跟秦墨宇关系匪浅,有点麻烦!”

抬手摸了摸女人的脸庞,动作带着无尽的宠溺:

“这个女人你别管!交给我,我说过会帮你把东西安然无恙地拿回来的,就一定会!只不过,你曾经的承诺恐怕要食言了!”

这次得出底牌了!

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了!

另一方面,因为季千语跟封一霆出来的仇恨,也牵扯到池月宛这件事,温无辛却绝口不提,因为针对卓远的事儿,却是他一个人私下安排的,这个女人并不知道这一切,也不能让她知道这一切。

如果她知道他为了私人恩怨节外生枝了,恐怕也没他好果子吃!但若不是为了这个私人恩怨,他又怎会甘为傀儡,自甘堕落?

脑子里的念头一闪而逝,眼前已经是他最心爱的女人面孔,缓缓地,他的身体就压了过去——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