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梨诺的车怎么会在这儿?

步子一顿,眸光一个交汇,季千语挽着她的胳膊,点了点头。!昂首挺胸,两réndà步走了进来。

“应该不会来了吧!听说章越泽今天要来,他跟江露在一起了呢!新欢旧爱地,撞了多尴尬?”

“听说江露怀孕了?两人要订婚了,真得假的?”

“她自己说的,还能有假?今天肯定两人一起来!这可是五星酒店哎,都落魄成那样啦,怎么还好意思来?”

……

众人一通嘀咕,季千语率先出声道:“有什么不好意思来!圣亚又不是只收名门贵胄,落魄了还不是校友啦?”

她理直气壮的一声,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不约而同地,近乎所有人全都侧转了身躯,随后,一片惊呼的悉率声:

“哇~”

虽然只离开了学校三年,但每个人的变化,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这一天,梨诺并没有特别打扮,跟季千语商量后,她是回家选的衣服,日常款,一件黑色的修身毛衣,配着花色的鱼尾短裙,玲珑窈窕的身段凸显无疑,身没有多余的缀饰,依然戴了那副不对称的蝴蝶耳环。

这些年,历经磨难,她身的娇气褪去了不少,举手投足间更显淡静从容,从骨子里透着一种与众不同的美。

而季千语,一件白色的小毛衫,配了修身的黑色长裤,刻意避开了裙装,两个人都没有浓妆艳抹,站在一起,各具特色,互为衬托,两种不同风格的美,格外的出挑。

俨然一对靓丽的姐妹花,完全不负当年圣亚“千金双媛”的名号!

而磨砺的三年,不止没有让梨诺这朵花凋零,还出落得越发惊艳,顷刻间,男人无不双目放光,只差没当场流口水了;而女人,惊艳过后,脸色或多或少的都有些难看。

此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悉率声,两人回身,见章越泽搂着江露走了进来,顿时,现场又是一片哗然,不自觉地,梨诺的拳头紧攥了下。

缓步前,江露一身宽大的孕妇裙,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了一般,还一脸骄傲的得瑟,领导人巡视一般,挥了挥手:

“Hi,大家好,好久不见!”

梨诺跟千语眸光一个交汇,两人都禁不住一阵恶寒,章越泽似乎也没想到梨诺会来,捕捉到她耳间的一点亮光,近乎同时,把放在江露腰间的手收了回来。

此时,突然一道尖酸的女声传来:

“吆,今天可真是热闹,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都到齐了吧?越泽,几年不见,你还是一样的英俊迷人啊?不愧是我们学校最帅的校草!眼光也越来越好了!”

前了一步,女人还白了一边的梨诺一眼,明显的意有所指:“露露,好久不见!”

侧目,梨诺这才看清原来是麻莉娜。

没想到,她也在青城,此时,她一身无袖明huángsè的连衣裙,很是招摇,却将她四肢纤细、腹部赘肉明显的缺点展露无疑。在丰城的时候,两人不睦,这一会儿,梨诺淡淡地笑了笑,连话都没接。

而章越泽的脸色,却明显难看了几分。

可是她一开口,一边被梨诺跟季千语下去的女人未免也有些按捺不住了,当即接话道:

“是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露露现在是春风得意,又有爱情滋润,人都不一样了!”

“梨诺,你家不是破产了吗?怎么还穿得起Paris.S的高定?听说他们家的衣服,一套最低也要十万!不会是高仿的吧?或是,你被哪个有钱的大爷包了?”

“难怪,婚礼,新郎都要出尔反尔了?呵呵——”

“人啊!不能太虚荣,穷了该认!我们又不会嘲笑你,这么打肿脸充胖子,有什么意思?”

“吆,耳环也是高端品牌呢,是蝴蝶啊,要几十万吧!呦,这么呕心沥血的一身行头,不是特意为了某个人准备的吧?”

“对啊!蝴蝶都是翼双飞的意思吧,象征爱情呢!”

……

果然不出所料,一个奚落接着一个,梨诺还没反应,季千语先气得脸绿了:

“你们有完没完?”

异口同声,章越泽竟然也同时愤怒出声。

霎时,所有人都明显愣了一下,江露很拽了章越泽一把,脸色有些难看,却笑道:

“大家都是来聚会的,不要提这些陈年往事了!小梨也不容易,现在很努力,都是小白领的高级翻译了呢!我们越泽,也是心太软……”

听着她恶心巴拉地话,点名了梨诺的身份,摆明了是踩她,季千语很不服气,当即道:

“我们梨诺靠双手吃饭,某些只会翘人墙角的米虫好多了!你们一个个地,可把眼睛睁大了,别被人撬了墙角还不知道!吆,才发现,我的手链也是蝴蝶造型呢!不知道我是来跟谁示爱的?”

拉着季千语,梨诺心里一阵暖暖地,对着她眨了下眼睛,转而很大方的笑道:

“小语,你不用替我藏着,我的衣服十八万,耳环三十万,鞋子少说也五万……也不是什么人想被包、能被包的!哎呦,对喔,我还开着百万的宾利来的!我还得感谢某些人抛弃了我,让我遇到我家大叔,过这么落魄的日子呢!”

虽然现在自己的日子紧巴巴地,但梨诺毕竟是豪门熏陶大的,很多奢侈品牌子的标识,她一眼能认出,东西好赖,大致她也有个心理价位。

逡巡了一周,她发现所有女人,一大半以行头都不她一副耳环,虽然衣服价格是她乱诹的,但一听刚刚那个女人说到高定的口气,她估计价值不菲。

女人嘛,事不关己,还尖酸刻薄,无外乎妒忌。

一席话,她证明了她过得在场的人都奢侈,而且,她笑着,她很美,她的一切,都说明了——她很好!

而这三个字,无疑,够打所有人的嘴巴,让所有的奚落变得毫无意义。

这个世界有时候是这么可悲,笑贫不笑娼!

梨诺心里其实并不是滋味!

果然,再嘀咕,声势已经偃旗息鼓了大半,唯有章越泽跟江露,脸色都越发的难堪。

很快地,大家跳舞的跳舞,聊天的聊天,不少男人还是过来围着梨诺跟千语,阵阵欢声笑语,气氛渐归融洽——

封以漠刚走下车子,一眼,看到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白色宾利:梨诺的车?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