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最新章节!

受了惊吓,池月宛八情绪不稳,却一直坚持着要先报警,无奈,秦墨宇只能一边安抚着陪她等,一边暗示阮盛去处理,一边让人去买了点纱布创可贴先帮她简单止血清理了下。

最后,两人还是被带去了警局,录了口供。

全程,池月宛都平静不下来,虽然抱了抢劫,但事实上连被抢的手机都拿了回来,而当时场面非常混乱,她脑子里也只有一片黑,一张脸也分辨不出来,也没印象。

法医给她处理了下伤口,喝了杯咖啡后,慢慢地,她也开始能听进去身边的声音:

“池小姐,抢你手机的那个小偷已经抓到了。现在据我们了解的综合情况是,他是被gāolìdài逼着还钱一时冲动就想抢劫捞点钱,之所以选中你,纯粹是巧合,当时他脑子一热正好就看到了你,至于你说的打架,那是gāolìdài在追他,正巧保全公司的人经过,以为出事了,又过去帮忙,两拨人才打了起来,至于抓你,大约是误会了你跟他是一伙的。具体的情况我们会再去了解,目前来看,您没有财产跟人身损失,可能只是一场误会,所以我们是无法立案的,还请您谅解!对了,还有您伤口的伤,我们法医鉴定过了,不是人为的,应该是被木片之类的意外划开的——”

解释之余,警官还给她比了个划开的方向,是从正厕面。

虽然一点都不相信这个解释,也预感事情不简单,但冷静下来,池月宛也知道指望这些走程序、重程序、规规矩矩的公务部门是不可能了,就像他说的毕竟她没啥损失,而他们负责一个区的治安,工作量在那儿摆着:

可能还不如秦墨宇或者sījiāzhēntàn可靠。

理智慢慢地回笼,池月宛点了点头,随即便在口供上签了字:不立案归不立案,起码她报警了就有证据,多少应该也能威慑一下。

……

池月宛一走出,秦墨宇抬腿就迎了上去:“没事吧?”

拉着她的小手,见上面已经贴上了纱布,秦墨宇的眉头及不可见地蹙了下,随后跟负责人客套了几句,他便拥着池月宛出了门。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回到家,房门刚一关上,池月宛扑进他怀中,又开始啪啪地掉泪:

“墨,有人要杀我,真的有人要杀我!不是抢劫,我知道不是抢劫,不,也可能是要bǎngjià我,只是——”

为什么?

仰头,池月宛满目的迷茫与害怕:她就是个普通的上班族,就是在允城,认识她、知道她身份的人应该也没多少吧?

因为她是女孩子,从小又懒不爱学那些打打杀杀的防身术,所以一直以来,父亲跟哥哥都很保护她,她又不爱出风头,哪怕是上了新闻,真正出照片的几率也不高,就算出了照片,把她把允城首富千金上靠的也不多,毕竟她现在是自食其力,而且绝对不是靠自己家的身份或者关系找的工作。

她工作定下来,家里人都还不知道呢!

其实她的工作是早就定好的,只是一切都安顿妥当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她才找机会告诉家里。

怎么想也想不通怎么回事,池月宛只觉得害怕,怕的浑身发抖。

难道是因为帮卓远做账得罪人了?

或者她最近做了什么事而不知?

……

脑子里把所有的可能都想了一遍,池月宛又一一否定了:怎么想也对不上啊!

她做账也没损害别人的利益,而且现在也没听到可靠消息传出卓远的账与她有关系,要真是传出来,公司没有可能这么风平浪静!

她到底是得罪了哪路阎王爷?

紧紧地抱着她,秦墨宇安抚地在她额头亲了亲:

“你不要胡思乱想,大白天的,应该只是巧合~要真bǎngjià你针对你,难道不该选个更合适的地点方式?怎么会蠢笨地直接来?”

“没事的!没事的!我会保护你,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如果说上次遭贼是巧合,那这次……秦墨宇知道,绝对不是巧合,要不是他一直派人暗中保护她,今天的事儿,后果真是不敢想象了。

看来,还得加派人手!

只是那芯片的事儿,该跟她提吗?怎么跟她说?

刚一张嘴,对上她慌乱怯躲的眼神,恍若惊弓之鸟,一脸的不安,秦墨宇犹豫了:

这不是一两句话能说的清楚的,现在看东西应该不在她身上,想着她知道了只怕会更提心吊胆,或者真直面的时候再不能坦然就更危险了。

想了想,秦墨宇又把那摊事儿给咽了回去:“不要怕,身正不怕影子斜,不会有事的!”

知道她很聪明,会想很多,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拉着她坐到一边,秦墨宇将她抱到了腿上:“这件事我会去查,不会让危险存在你身边的!”

这么明目张胆的动手,看来那些人是等不及了,是那个三哥的人吗?

如果是,那显然东西应该是在她身上的!

难道东西真在她身上,只是她可能不知道?

灵光一闪,秦墨宇火热的目光倏地也落在了她的身上:如果是这样,那一切就想得通了。

此时,窝在他怀中,心思慢慢平静的池月宛也如他所言,聪明的小脑瓜就开始转了:“今天那些人是你派来的?”

疑问的话语却是肯定的口气,那个小巷是在隐蔽的垃圾处理厂,那么深,还没人,她是不查被贼引进去的,保全公司的人怎么那么巧从那儿经过,还不止一个,全都见义勇为就够奇特了,关键是他也那么快到了,一想,池月宛就有点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打成了一团:

肯定最少是两拨人啊!

秦墨宇还没回应,池月宛再度惊叫出声:“你一直派人在保护我?或者是盯着我?你早就知道我会出事?”

难怪她买个房子进了黑中介她很快就知道了,难怪她买六套房的事儿,他也知道了,第一次去黑中介她是闲着没事在里面一坐很久,可后面买房的时候,她都是瞅着空去看的,而且看了不止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个楼盘,按理说他没那么巧合那么快就知道才对,一理,池月宛也惊觉到不对劲儿了,瞬间脸色大变:

他接近她,不会也是存在什么特别的目的吧?

瞬间像是见鬼一般,推开他,池月宛一蹦三丈高地跳了起来:这一切,不会都是藏着一个她不知道的巨大阴谋吗?

“宛宛——”

“你别过来!”

抬手隔开两人的距离,后退着,池月宛已经一脸的戒备。

“宛宛,你别这样,你别慌,别怕,你先冷静点,先听我说!”同样的抬手,秦墨宇嗓音温柔,想要安抚她,但他刚一动,池月宛就整个炸毛地又甩起了手:

“你别过来!你接近我是有目的的!”

嘶吼着,脑子瞬间整个被这样一种根深蒂固的念头给侵占了,面色青白,池月宛浑身都在颤抖: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切都是假的吗?这一切都是做戏吗?她爱上的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他一直在暗中盯着她吗?

太恐怖了!

各种亲密、嬉笑怒骂的画面在脑子里一片片地龟裂开来,池月宛简直不敢相信:

还有今天那些人!那个人勒着她的脖子,拖着她的力道明显不像是一般人,他们打架,那都是带着点专业架势而且是真拼命的,还有她的手,是血淋淋的口子,腿上还能感觉到磕碰擦伤的疼,都是货真价实的!

到底是什么目的,用得着这样的厮杀?

为了钱?难道他知道她真实的身份?

不,不应该!

如果是这样,他不更应该对她甜言蜜语,只要他随便求个婚或者订个婚,就更有可能得到她家里的帮助!

摇了摇头,池月宛瞬间否认了这个可能:他一定不知道她的身份!

为了她做账或者计算机的本事?

猛不丁地想起卓远的账目里,洗钱的事儿,池月宛脸色大变:卓远的账目不干净,四少同气连枝,估计他的账目也不是那么干干净净的吧?

他的公司肯定有什么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是她不知道的,或者他以为她掌握了什么他不可见人的,所以,想用手段控制她,估摸着是为了双保险吧,所以一方面甜言蜜语,一方面还派人盯着她,说不定还有股她看不到的势力暗中对她有什么阴谋诡计。猛不丁地那个张公子被车撞身亡的事儿窜入脑海,池月宛的脸色就更难看了:

他肯定以为她手里有什么对他不利的东西!或者跟她有关系的人有,或者真的就在她身上,只是她还不知道!

秦墨宇接近她是有目的的,也许,两个人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算计!还有伍雪然,他连交往多年的女友都舍弃了,这或许也只是一个做给她看的表象,他这么狠,这个东西一定很重要!

四目相对,池月宛看他的眼神冷漠又惶恐地就跟看什么怪物似的,猛不丁地,她的脑海中就窜出了另一个人:

难道跟卓建丰有关系?毕竟卓建丰是警察!

{本章完}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