飕飕的眼神又上下逡巡了一周,池月宛摇了摇头

“宴会的时装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瞧瞧女人的穿着,衣料薄薄地,还罗里吧嗦,还各种露胳膊露腿加露背,你们多好,夏天薄西装,冬天厚西装,里面还可以套上个三四层保暖秋衣秋裤也没人知道!设计师可真偏心!”

偏偏男人身体还都跟个小火炉似的不怕冷,她这一会儿却还是起了些鸡皮疙瘩。

她这一通委屈的小眼神,就是在天马行空地想这个?

“呵呵,你当是裹保鲜膜呢?还裹个三四层?”

也注意到她略微瑟缩的姿态,秦墨宇抬脚侧身将她推到了对面,替她挡去了身侧的风口,同时抬手替她暖挫了下细白的藕臂

“傻死了!又没人绑着你!”

对着风口不舒服也不知道换个位置?

其实,池月宛不是不想换,是还没意识到,但诚然地,秦墨宇的这个小动作,再度深深地就愉悦了她,觉得擎着酒杯指尖都冷,她干脆放了下去,而后搓着小手不一会儿就偷偷摸摸从下侧选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往他敞开怀的西装里放去,偷偷汲取着暖意,池月宛嫣红的唇角还上扬了起来,还蠢呼呼地以为某人不会察觉,故意转移他注意力地道

“今天真地好热闹,那边还有许愿树、还挂着闪光灯跟小礼物呢,幼稚了点,逗小孩子还差不多,再说圣诞节早过了!没新意!”

“哎,还是那个台子好看,有活动吗?好多纱——”

……

没话找话,嘴巴没闲着、眸光逡巡了一周,手暖了过来,身体也像是回温了,池月宛的视线一收回,就见某人噙着精光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一脸的了然,心虚地,她就讷讷地把手给收了回来,这才惊觉这个动作似乎有点过,不自觉地脸颊就窘红了几分。

小时候的冬天,她有事没事就喜欢把手插在哥哥的口袋里或者腋下暖着,惹地哥哥经常白眼,她就赖皮当看不到。

恋爱的时候,冬天流行地是男女朋友牵手装在一个手套里,她曾经也幻想过毕炎博大掌握着她的小手然后裹在厚厚的男士皮手套里,两人在雪中漫步的场景,可惜那个时候真的只是想想,她不敢跟他提,怕他嫌她幼稚,毕竟这样的画风似乎是为校园里那些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准备的!

所以一直到现在,那幅画面依然只是停留在她的脑海中!

但这一刻秦墨宇凝望的眼神突然竟让她有了那种怦然心跳的悸动感,带着被看破的羞窘,怀中也像揣了小鹿,噗通噗通地——

她的反应无不印证着曾经秦墨宇对她的论断——眼皮子太浅,什么都浮在面上。

所以这一刻望着她,除了本能的被愉悦跟被吸引,秦墨宇的脑海也第一次蹦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他为什么总觉得感情上她特单纯、单纯地有点像是不谙世事?可她不是“克”了不止一个“夫”了?其中一个还是她深恋过的,这怎么可能呢?

但想到她跟过不止一个男人,还可能有无数地在觊觎着她,秦墨宇心里突然就不舒服了!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发应,一名服务生恰好走了过来

“秦少,您要的披肩白色皮草披肩我们店里实在是没找到,这条羊绒的已经是我们店里能找到的最好的、白色的了!”

“好,谢谢!”

伸手,秦墨宇就拿了过来,抖开,直接披在了池月宛的身上。像是这种酒会的应酬场上,穿着外套是不太现实的,加条披肩却是随处可见。

也是刚刚进来的时候,他无意间瞥到厅里的一个女人用着,才让人也给送了一条,服务生也很专业,擎着托盘配合着就给她把标签剪掉了。

随后一股软软的暖意就沁到了身上,池月宛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舒服了,披肩很大从背后绕到身前再垂下,带着一股慵懒风,不止保暖还显得女人娇柔楚楚,有点像是古代贵妃的那种拖曳的装饰,搭在手肘处,既不碍事还非常暖和,跟她的衣服整体也算搭。今天终归不是什么重要的商业酒会,所以扯着,池月宛自然也没那么龟毛,心再度像是被什么给狠狠敲击了一下,抬眸,就给了秦墨宇一个明媚灿烂的笑

“什么时候弄的?我怎么都不知道!谢谢~”

她简直就是属蛇的,特怕冷,到了冬天就恨不得钻在被窝里冬眠,尤其这一年的冬天还格外冷。

把玩着她的小手,秦墨宇揽住了她,却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去跳个舞?”

“嗯!”

这大约是第一次,池月宛把自己交给他交给地毫无迟疑,舞池里,相拥而动,最后两人的身体只差揉成了一团,一副标准的热恋中的如胶似漆的样子!

但毕竟是公众的场合,再情动,秦墨宇也相对的克制,所以,缓缓转动的二人留下的是一副美丽綣缱又羡煞旁人的唯美画卷。

舞池里下来,两人说笑着也像是正式融入了这个狂欢的盛会,对下棋、品茶池月宛觉得自己的定力还是不行,便拉着他去了另一边的游乐区,因为有类似儿时记忆里套圈的那种小游戏,对礼品谈不上多喜欢,但她觉得很想玩,扯了披肩塞给了秦墨宇,她便去买了一把红色的圆环,这个是要额外收费的,也不便宜,一个圈,就要五十块,她买了二十个,也是整整一千块。

回来的时候,池月宛还是有些小心疼的,但耐不住高档酒店的高档次,她也只能认了,而且以前在夜市大街上或者随处可能都会见到的这种小游戏,现在已经是完全消失匿迹了。

好在摆着几列的奖品档次也不俗,有大牌的口红,有男士的打火机跟领带,再者就是钱包,金项链,都是叫的上的知名牌子,物什都摆在特定的置物架上,高低不同,看着非常牢靠还有层次,最抓人眼球的是一个透明的水晶球,像是摆件,里面放的是一对精致的情侣玩偶,女孩穿白裙子坐在树下的石头上,男孩跪地拖着一物,里面放置地是一颗裸钻,粉色的,标注地是1.25克拉,是倒过来的“我爱你”!

这钻就算品相切工一般,最起码也要两万块起了吧!一边的指示牌上还有解释,上面显示的市值是99999,显然,这钻是非常不错的了!

逡巡了一圈,最便宜的估摸着就是那两三百的打火机跟口红了。

这么看来,这圈也不算贵了!

兴致满满地,转身,她的视线就选好了目标,是一款手拎的小皮包,亮红色的,想着那包水桶状的,少说也值个六七百,跟她的圈价值对等,加上地面白色地摊红包显眼、又是上窄下宽,应该好套,池月宛奔着就去了。

她也专一,二十个圈,不一会儿就给扔光了,随后,就看着那白色的地面上盛开了一朵艳红色的大花,那包好好地在中间,四周一圈红色的圆环,最近的也就刚刚靠着包底,瞪着眸子,池月宛还有些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她的角度跟测算改了这么多次都没中?

抿着嘴巴,不甘心,转身颠颠地她又去买了二十个圈,这次是绿色的,等她回来的时候,场地已经干净了,看着前面的人逃走了一个口红一个钱包,她也开始蠢蠢欲动,深呼吸着,先套了两个找了找感觉,随后又奔着那包去了,但是最好也就是套半个包口,还没下去环又出去了,扔下最后两个,池月宛也跟着尖叫出声

“中了!中了!”

刚喊完,下一秒,她的嘴巴就跟着瘪了下去,眼睁睁地看着那圈又滚了出来“哎~哎——”

恼得不行,转身蹭蹭蹭,她又去换了一次,这一次她选了黑色的圈圈。

看她跟那包是较上劲儿了,大呼小叫地,周边一行人看着,也不时会传出阵阵愉悦的笑声。见她已经明显沉不住气,手中的圈呼呼乱扔,摇了摇头,秦墨宇在她剩下最后几个圈的时候伸手给接了过来。

试了一个找了找手感,第二个随手一扔,就把她套了五十多个圈还没给套回来的包给套上了。

“哇~套中了,套中了!墨,你太厉害了!”

扯着秦墨宇的袖子,池月宛激动地差点没跳脚“老板,快拿给我!还是没跑出我的手掌心!”

第一个战利品,池月宛那个高兴,压根忘了根本不是她套的!

随后,负责人便从一边的备货箱子里拿了一个带包装盒的给她!此时,秦墨宇也道“还想要什么?”

憋了一肚子的火正郁闷呢,随手一指,池月宛就指向了那个最贵的水晶球“它!要是能把它套走,就不玩了!”

有她这句话,秦墨宇反倒放心了,最贵的自然距离也最远,摆放的位置跟方向都别扭不说,偏向还冲风口,秦墨宇试了两个才找到点感觉,又拿了一个圈,调整了下手势,一扔,一个圆环不偏不倚地就给套住了,众人惊呼还没出声,他把手上最后一个圈也给扔了出去,几乎是重叠着套在了同一个水晶球上,时间都停在了这一刻,短暂的静谧后响起地是一阵热烈的掌声,蓦然回神,池月宛看着身边的男人,眼底的崇拜只差从眼珠子里爬出来了,只是不待她出声,现场的灯光突然暗了几分,紧接着一道洪亮的男声响起

“各位,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来了——”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