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二少篇,吃了多少辣椒?呛人

秦墨宇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操作,弄得她直接傻懵了两秒不说,最后还气得只差没把脸颊给鼓爆,某个不要脸的也是恬不知耻了,居然说“她让他知道小寡妇花样多”!

顿时,池月宛也明白为何这一路他都淡笑不语、还笑得这么猥琐了,原来脑子里全是添了这个想法!

于是乎,上了车,池月宛先狠狠地在他大腿上拧了一把,不解气,后面就开始挨个红灯拧上一把,殊不知自己这亲昵的小动作多惹人心动。

***

另一边,打了一通电话,罗启越也憋了一肚子气,怎么也不明白自己一番好心怎么就被当成了驴肝肺,某人不领情不说,还明里暗里透着“他添油加醋、诬赖好人”的意思。

他是这种人吗?

扣上手机,罗启越一张俊脸也变了形,少有的破口大骂“操!”

得亏还拍了照片,连菜品都给拍了,这恋爱中的女人智商真td的都是零吗?原本真得只是替伍雪然不值跟打抱不平,一点私心都没顾上藏,他真是做梦都没料到最后倒闹得两人不欢而散,他里面不是人!

“雪然啊雪然,秦墨宇是给你灌了什么**汤?”

闭了闭眸子,罗启越一阵还攥得拳头咯咯作响

当年她选择了秦墨宇,他输了,他认,只要她幸福,他也忍了!这些年为了淡忘这段情,他一直在国外拼命工作就是不想看到两人卿卿我我,但骨子里他其实也存了一点私心跟较劲儿,他想混出点成绩,证明自己不比秦墨宇差!

不错,这几年借着房地产的东风,他的室内设计公司也是水涨船高,发展成了知名的家居连锁品牌公司,各项投资也是盈利不菲,他以为自己足够成功了,却没想到秦墨宇又先了他一头,随便一个5g的网络合作推出来,竟然就是十五亿的单子,虽然有点不服气,但他也不得不说,他就是坐着火箭要追上他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今的“青城四少”俨然就是一片新的天空了,这片天空不止是初具模型而已,而是相当稳固成熟了,似乎眨眼间,几个人就飞速地脱颖而出了!

这是罗启越没有料到的,毕竟他出国之时,国外的发展要比这里快上很多,设备、潮流、风尚等等,他也是抱着“借速”的想法出去深造的,当真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而今真是不能同日而语了!

想起这个,他就更生气抢了他心爱的女人还不对她好点,不是变相让他难受吗?钱烧地他也开始飘了吧!

以前的时候,他是怎么承诺的?还说会对她好、会好好照顾她?

她为什么选择他,不是说看上他专一吗?专一个毛!他吃亏不就是吃亏在了当年年轻不懂事、跟小姑娘多聊了两句的事儿上?

谁知道那小姑娘是不是某个明里一套、背里一套算计他的!

……

越想越是窝火,原本只是想让伍雪然看清他的真面目就得了,这会儿罗启越是越想越不甘心,他这不是偷鸡不成还蚀把米?蹭蹭地,转身他又回了酒店,结果风风火火地冲到秦墨宇跟池月宛吃饭的位子处,却是跟一对很是懵逼的年轻男女愣愣地大眼瞪了小眼半天——

“先生,有事吗?”见他气势汹汹、跟来捉奸拼命似的,起身,年轻的男子不自觉地有些微微颤。

转身,黑着一张脸,他又蹭蹭蹭地离开了,这次,换身后的情侣大眼瞪小眼,一头雾水的两人只差没干起仗来。

***

此时,一家高端个人设计工作室里,秦墨宇难得耐心地陪着池月宛挑了两身衣服,维持着一惯低调的原则,池月宛最后还是选了身大众款的白色连衣裙,因为天气的缘故,她选的是料子相对厚重的冬款,垂感极佳,小v领的设计,简单大方,脚踝上的裙长,衬得人修长也干净,黑色的细皮腰带再搭配黑色的细高跟鞋,优雅中不失干练,要不是她的头发太长,应该还会有股中性风的美,池月宛很满意

“好看吗?”

贴在他身后,望着镜中姿态撩人的美人,秦墨宇的视线却不自觉地下垂往领口里钻了几分,点头,口气又透出了玩味的慵懒

“嗯,肯定还是不穿更好看!”

说起来,他都还没真正完全地看过呢!

每次都遮遮掩掩,撩地他一身邪火还不让他彻底尽兴!就像是太快地偷尝了人生果一般,此时此刻的秦墨宇满脑子里都是不尽兴的遗憾,每次的差点,真要被她给吊死了!

狠狠地斜了他一眼,池月宛真想糊上他那张破嘴,只是不待她出声,秦墨宇像是逗完猫的铲屎官一样,先聪明地挪开了身体、给她披着外套也同时转移了话题

“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仰着下巴,池月宛傲娇地“哼”了声“那你还带我过来?死要面子!”

明显感觉出吃饭后出来她的态度就软了不少、甚至还一百八十度的大陡变,秦墨宇是惊喜的,殊不知是一条新闻救了他,还以为是上万的饭起了作用,浅笑着,却只是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头!

随后,跟设计师沟通着,设计师还真的给她把长发做成了短发的造型,配了一条长流线的耳环,衬得她更是气质出众,不同于以往的妖冶xìnggǎn,多了些硬朗的冷然,依然美丽惊人。

付了款拥着她,秦墨宇还抓着她的一只小手把玩着,心情好地不行。

走出的时候,池月宛对他的抵触已经消弭地一干二净了,像是真正的情侣一般,很随心地聊着天

“可惜离得有些远,要不然该去照顾千语的生意!这几天正好我爸出差顺道过来看我忙得稀里糊涂地都不知道她出事了,没能帮上忙也没能去安慰下她——”

说着,池月宛心里有些遗憾,毕竟在这里她谈得来又交好的朋友并不多,事情都完了才知道倒也不急于这一时了,电话就明天再打吧!

“已经没事了!现在是法制社会,再加上封家的势力跟人脉,这点其实不算是大事,你不用太往心里去,毕竟可能也牵扯到人家夫妻的**,也许不是很方便跟朋友开口或者有意避讳了,真需要的话她肯定就找你了!”

安抚地握了握她的手,秦墨宇对她跟季千语能聊得来还有这种交好的念头,心头却莫名滋生了一股欣慰,不喜欢看她黯然的表情,再度转移了话题

“怎么不选那件红色的?惹火还亮眼!”

眼神剜着他,池月宛一副“你傻啊”的小表情“有你这个超级大灯泡在,我还要那么亮干什么?”

等着再上头条吗?嫌被喷的不够?

‘这小嘴,吃了多少辣椒,可真会呛人啊!’轻轻摇了摇头,秦墨宇笑着,没再接话。

……

很快地两人便抵达了东方滨海大酒店的宴会厅,秦墨宇递上了一张黑卡,两人就直接走了进去,一路上都有服务生引路,还有殷勤的服务

“秦少,今天入场的贵宾都会获赠一瓶顶级的拉菲,您是要现在享用、寄存酒店还是离开的时候带走呢?我需要提前给您安排跟登记!另外,我们酒店今天免费供应的红酒其实也是上万块一瓶的进口红酒——”

言下之意,其实没必要现在就打开,因为这样的话,还要配专门的管理员跟服务,所以酒店其实是不主张这种推销方式的,当然能在这里上岗的也都是经过特训的服务人员,自然是很带眼色,换了一般的生面孔,估摸着“现在享用”这条就直接省了不问了。

一边帮池月宛褪着外套,秦墨宇直接道“寄存吧!”

“好的!那您这边请~”

随后递给两人一个临时保存物品的钥匙,又有新的服务生接待,那名服务生就转身离开了。

进了酒会现场,池月宛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酒会,简直是一个奢靡的娱乐城,中间搭建的台子上居然有歌手在唱歌,虽然不是叫得上名字的大牌,但她觉得眼熟,一边,是偌大的舞池,有人跟着歌曲在跳舞,很随性的舞蹈,所以有人恰恰,有人蹦迪,还有人欢快的舞曲也照样跳华尔兹,各种混杂的感觉,倒也不算违和,周边的休息椅上有人聊天,有人吃喝,也颇为热闹,而另一边就更直接了,一半是赌桌,一目望过去,扑克,牌九、掷骰子居然都有,而里侧就是偏运动类的项目了,有人在套圈,有人在射飞镖,还有人在打乒乓球。

这哪是酒会,合家欢还差不多!

池月宛视线往里一落,才发现里面还有个单独的大隔间,看起来更为安静也更为高雅高端了,因为里面的人衣香鬓影不说,谈笑风生、举手投足间都更为端庄绅士,做的也是看书、品茶跟下棋的活动,跟外面俨然两个世界!

这活动办得不止盛大、考虑地还真周祥啊!

视线收回再度掠过牌桌的时候,池月宛看到地就是一个被当chéngrén肉垫的女人被男人从身下拽出、一把推出去的画面,那粗鲁又轻蔑的态度,仿佛那样纤弱的一个měinǚ,还不如他手中那攥着的几个筹码而已,显然是没有准备,女人干笑着被推倒在地,没人扶一把不说,裙摆还狼狈地撩了起来,偏偏此时周边还一片明显的哄笑声嘎然而起。

近乎瞬间,池月宛的身体就僵硬成了石块——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