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称呼,瞬间将季千语拉回了现实,同时也像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个人知道她是谁?那么是冲着她来的?

想着不是抢劫跟绑票,她反倒更为安心了。进本站。

顺着声音的方向,她的目光也缓缓地转了过去,见是一个腿脚不便、头发花白的中老年男人,衣着陈旧、面带沧桑,第一眼季千语的感觉就是应该是个有故事、有经历、还有点可怜的男人!

这不就是那个冲向她车子的人吗?

视线不自觉地落在男人的腿上,季千语的唇瓣微微抿了几分他真得是残废?

也注意到了她的动作跟视线,男人只是轻轻地扯动了下唇角“不好意思用这种方式请你过来!要怪只怪你是封一霆的女人!”

听着男人的口气,季千语心里不禁把某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又是这个杀千刀的?他又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儿连累到她了?

只觉得人生从遇到封一霆开始就写满了苦逼,但经历了此番种种,这一刻,季千语的心境跟心态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

人生在世,不如意十之**,摊上了,就只能面对!自怨自艾是没有用的,努力过好才是正道。

所以短暂的慌乱之后,她就思绪也开始冷静地寻找解决之道

“先生,你不觉得这么为难一个女人很不地道吗?还是一个好心地试图帮助你的女人!冤有头债有主,男人的事儿不应该男人之间了吗?”

找她一个女人算什么?

最后一句,季千语没出口难怪他落魄成这样,不止处事有问题,只怕脑子也有问题吧!

望着她,男人只是眯了眯眸子,随后冷冷地撇了撇嘴“请你来当然是因为这件事只有你能办——”

甩手,男人丢出了一沓照片,上面拍的是季千语的父母入住在一家休闲别馆的画面,那幢小房子,季千语是认识的,她父亲新近的投资,房子不大,买下来就是因为房子里面有个特别的花房,她的母亲很喜欢在里面喝下午茶,几次视频都给她拍过,还说他们有时间就会去那里住上一两天,母亲亲自下厨,一个养花一个钓鱼,享受周末的时光!

为此,他们还专门请了一个当地的佣人帮忙照看!

季千语还没反应过来,一段监控视频又传了过来,是她父母拎着便利袋出入门口的画面,看着两老牵手谈笑、神采奕奕的样子,季千语瞬间就有些激动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

“很简单!封一霆伤害了我最重要的人,我也要让他尝到最剜心的痛苦!我有件很重要的东西,需要你帮我去取!”

抬手,男人丢下了一把车钥匙

“前面五十米有辆黑色的轿车,我要你进去陪一个男人!主动陪他!完事后,他会给你一个特定小牌子!把东西交给我,你就可以离开了,你的父母也会安然无恙!否则——”

男人关掉的手机再度亮起,季千语就看到了房子门口一边一个闪烁的红点,还有后面拉近的画面——似是zhàyào包!

整个震惊了,季千语完全不敢置信。

可此时逼迫的嗓音再度传来

“你家的房子、包括车子底下最少放了四公斤的zhàyào,不要小看这些土zhàyào,威力足矣填平一个鱼塘!当一切融进火海,什么都不会留下!不要以为我骗你,现在我先引爆一个样品给你看看!是三公里外的花坛好呢还是垃圾堆好呢?还是垃圾堆吧,隐蔽——”

对着手机,男人喊了一声“2号~b!”

随后,画面就切到了另一个位置,伴随着一阵似是烟花炮竹的声音,砰的一声,画面中的一个垃圾桶顷刻就变成了一团火球,同时,四周的天空中也真的闪起了烟花,眸子陡然瞠大,季千语就明白,这是早有预谋的,烟花就是为了遮挡这个声音!

他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么做?

但不及她细想,手上的绑缚已经解开了“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现在就离开,回去给你的父母收尸,还来得及!”

话音落,男人手中还按着一个黑色的物什比了比“你有十秒钟的考虑时间!三分钟内上车,你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否则——”

视线扫过地下的车钥匙转向一边的车子方向,男人缓慢出声道“十,九,八……”

这哪里是给她思考的时间?

即便是有所怀疑,她也没得选!她不敢拿自己父母的生命去赌,哪怕是一时的拖延,再危险,她也必须去!

几乎是不急思索地,她已经捡起了地上的车钥匙,转身往车子方向走去,而近乎同时,冷笑着,男人也步履蹒跚地往一处斜坡的小土堆后面退去——

***

原本跟季千语约好了要一起庆祝圣诞,封一霆没想到自己抵达酒店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一室的空冷跟一条简短的讯息,只有一个字母“s”!

电话是通的,却始终没有人接,看到那个字母,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s,握着手机,他又匆匆地出了门。

手机没关,很快地,他便循着查到了定位,当目标锁定在一处略便宜正在整修的公园里的时候,封一霆脚下的油门也踩到了极致,一路追踪而来,很快地,他便看到了熟悉的车辆,就停在路边略隐蔽的不远处,出门是锁着的,车身完好,车上也没有人。

隐约间也感觉到肯定是出事了,本能地他就往林子里冲去“语儿——”

循着动静一路冲入,一抬眸,封一霆就看到一抹熟悉的倩影快步往前跑着,猛不丁地,他还愣了一下

语儿?她一个人晚上的在这儿干什么?

确定是她的背影,封一霆没再出声,加快了脚下的步伐追撵了上去。

黑灯瞎火地,他明显还绕了下才找到准确的位置,等他追到一处,微亮的感应灯光突然亮起,车窗上,一个拖着衣服的女人身影跟一半男人交缠的身姿陡然进入视野,伴随而来的,还有熟悉的女人的哼叫声。

瞬间像是一道闷雷当头砸下,一股火气直窜脑门,封一霆简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怒发冲冠,一口鲜血也直冲到了嗓子眼

“季千语——”

嘶吼着,几个大步,他就冲了过去,一把拉开车门,拳头攥得咯咯作响,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却猛地窜上了喉头,用力咬住臼齿,却还是有些微的腥红渗出了唇角。

一个抬眸,出乎意料的一幕却陡然进入了视野,车上,季千语只穿着内衣压在一个男人身上,此时,男人四肢笔挺着,却明显一动不动,车内,一股明显的血腥气,封一霆视线一落,就见男人深色的外套上有些湿润的痕迹,而此时,季千语的手还按在他的身前,手里攥着一个别头发的簪子,掌间明显的鲜血溢出,此时,她回眸,双目腥红,像是发了狂的小母狼一样。

视线一个交汇,两人都明显愣了几秒,但很快地,季千语就明白过来了,当下,她就低语了一声

“老公,发火,打我!”

蓦然回神,封一霆虽然半懵半醒,但也了悟了些什么,季千语的手一抓向他的衣襟,他就顺势吼了一句

“季千语,你个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抬手的同时,他也被季千语拉着倒进了车里,借着他身体的遮挡,季千语道“我爸妈危险,爸妈家里好像被装了zhàdàn,你赶紧走,救他们!”

推开他,季千语顺势捂着脸颊道“你居然打我?我乐意你滚啊!先生,你别生气,他就是个疯子!”

见封一霆始终不动手,季千语一咬牙,抬脚就将他踹倒在地了,一手还拎着车上的男人,用力做出了动弹的样子!

不知道身边有没有人在看在监视,季千语只能把手藏进男人背后,借着搂抱他的姿势去把手上的脏污擦干净。

回神,封一霆眼角的余光也逡巡了一周,随后,借着翻身起身的动作也给朋友群发了个语音,很快地,江弘便带人从四面包抄了进来

“二少,周遭没发现监控,一个人也没有!”

此时,另一边,季千语的父母接到电话也都通着话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还一直问怎么回事?

挡住了车门的位置不让人上前,封一霆一边给江弘比了个善后的手势,一边安抚着季千语的父母,边解释着把电话递给了季千语

“妈,没什么事,这边我生意上得罪了人,那人喝酒说些胡话,语儿害怕,担心你们,为保万全,你们先出来吧让警察检查下也安心——”

木讷地接过电话,得知父母无恙已经被送回了有保安警戒的安全区,zhàdàn一事纯粹是恶作剧,季千语才恍惚着挂了电话,像是噩梦中惊醒一般,目光呆滞地转向了封一霆,浑身还发着抖

“老公,我……我好像杀人了!”

抓起她的衣服给她快速套上,封一霆退了外套整个包裹住了她

“没有,没有,他只是晕了!你什么也没做,后面我会处理!不要多想,我先送你回家!”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