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成婶见杨桃溪居然还记得夏择城,不由目露惊喜。

杨桃溪却只是点了点头,四处走动看了起来。

每一处,都似曾相识,记忆里却搜不到相关的片段,这种未知的感觉让她很不喜欢。

成婶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第二句询问,眼中的惊喜才慢慢的黯了下去:“路上辛苦,你休息。”

“好。”杨桃溪转身,冲成婶感激一笑。

成婶退了出去,到了外面,侧身回望一眼,伤感的叹了口气。

原本,这该是多好的一对……

杨桃溪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远去,走到柜子前,抬手拿起了一本书。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洁,而且还没有什么长居的痕迹,显然,夏择城并不常在家里,不过,桌上有笔墨,柜子上方有书籍,床头也有几本,他应该是个爱读书的人。

杨桃溪随手翻阅着,在心里细细品味着,试图再寻找那种曾似相识的熟悉感,然而,并没有用。

她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把书放回去,翻出换洗的衣服去洗漱间简单洗漱后就睡下。

第二天,董家就来请杨桃溪吃饭了。

杨桃溪正好要和董新祈交流生意的事,欣然应允。

董家人聚得很齐,连董新玄的老婆孩子都回来了,席间,自然说起来了溪灵茶的事情。

杨桃溪从没想过停止这个生意,她可以说是用这个起家的,以后她也不会乱跑,人在鹤鸣山里,山上茶园也挺大,足够她操作。

董新玄得知她的规划,这才放心下来,他担心她被书院拖住手脚而没有精力再打理溪灵茶的生意:“这样,我让阿祈在那边设个仓库,以后就有那边发货。”

之前杨桃溪还在上学,只有短短几年,毕业后也不知会在哪里落脚,所以他也不便建仓库,只交待董祈把那边的店当做临时仓库,但对生意来说不利长久。

“行。”杨桃溪歉意的看向董祈,“这一年多辛苦祈叔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辛苦有什么。”董祈连连摆手,关切的看着杨桃溪问,“倒是你,才好些,不要太操劳了,其他事有的是人去做。”

“我会小心的。”杨桃溪心里暖暖的,态度乖巧极了。

只是,这样的她,看在董新玄几人眼里,却都变成了满满的心疼。

董祈一直在那边主持生意,杨桃溪出事,他就算知道的不详细,也是知道她的情况的,董新玄和董新奇也都接到了董祈的电话,得知杨桃溪昏迷不醒,差点儿就联系白家的专机去看她了,最后还是夏老爷子回来,阻止了他们。

人没醒,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直到这会儿,确定她真的无恙,悬着的心才算落回了原处。

“这次来,多住些日子。”郑老太太拉着杨桃溪的手,热络的说道,“要是住夏老头那边觉得孤单,就来我家,我们一起去逛街品茶看戏。”

“董奶奶,我住不了几天,这次出来是有事,顺便拐过来的。”杨桃溪摇头,她还要去找夏择城的线索,不过,这话说出来也是徒惹他们伤感。

“不能多住几天吗?”郑老太太一脸失望。

“董奶奶要是得空,可以去我们那儿,书院现在上正轨了,疗养院也正式开放,不怕没地方住。”杨桃溪反过来邀请。

“这主意不错。”郑老太太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改天问问白老头,能不能蹭个机。”

她早就想去看看了,只是大儿子说,那边住宿不便,路上也很辛苦,怕她受不住,现在情况却有所不同了,光大院里就有不少人的孩子在书院任职,白老头隔三差五就会过去一趟,有时候还会专机过去,都是老邻居,蹭个位置的面子应该是有的。

老太太心里打算得好,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拉着杨桃溪聊了许久都不舍得放人。

杨桃溪也耐心陪着。

经历这么多,她其实很享受这种被关心的唠叨,就像杨元乔,她总能多一份包容,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前世亲情的缺失。

只有失去过,才会更懂得珍惜。

杨桃溪被郑老太太拉着,直到吃过了晚饭才回夏家。

夏老爷子也知道杨桃溪去董家的事,见她回来,关心了两句就让她去休息。

“爷爷。”杨桃溪却没出门,反而坐到了他对面,主动动手泡茶。

夏老爷子眸光微凝,也没有拒绝。

家里用的还是溪灵茶,很快,茶香味就散了出来。

杨桃溪先给夏老爷子斟了一杯,才给自己倒。

两人默默的品着茶,谁也没有主动开口,直到一壶茶喝完,夏老爷子放下了茶子,杨桃溪才开口:“我想找回记忆。”

夏老爷子静静的看着杨桃溪。

杨桃溪也平静的迎视,态度坚决。

再多的犹豫,在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就很确定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找回缺失的记忆,不管是痛是甜。

“他在秘境里消失了。”许久,夏老爷子平静的开口,讲述了夏择城和杨桃溪相识相爱的过程。

他用的语调很平淡,跟讲别家的故事似的,并没有因为夏择城的失踪而伤感伤。

杨桃溪也听得认真,比以前上学听课时还要认真。

“他任务经验丰富,现在回不来,或许是被什么事耽误了……”一个小时之后,夏老爷子才停了下来,话说到这儿,忽然又停住,“就算他真的回不来,也是荣誉,爷爷也永远是你的爷爷。”

不管夏择城如何,他们都认她是一家人。

杨桃溪红了眼眶:“爷爷,我明白的。”

“早些回去休息,保重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夏老爷子慈祥的说道。

杨桃溪点头,告辞回屋。

夏老爷子独自坐着,看着面前空出来的茶杯,两颗泪骤然落了下来。

他最骄傲的孙子,这一次只怕是回不来了……

“爷爷。”夏择焕从隔壁屋转了过来,神情哀伤,“我也想去找大哥。”

“做好你的本职,找他的人多着,用不着你。”夏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泪意,再抬头,又是坚毅平静的大家长。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