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风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被打倒的。

反正……一根极硬的棍子,狠狠的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当时的魏如风正要对李悠然发出致命一击,可是,这个时候,一股巨大无比的冲击力从背后袭来!

他甚至不知道这是谁干的!

之前,苏锐用的是无尘刀,根本没有亮出他的超级大棒!

至于渡世大师所留下的那一本《东林棍法》,苏锐还没来得及详细看,这一次,他纯粹在用最简单也最暴力的方式,拿着镭金长棍就是一通抡砸!

这镭金的坚硬程度,配合上苏锐的力量,真的能起到极大的破坏力!

为了留个活口,苏锐特地没有砸这个家伙的后脑,但是,这一下砸下去之后,魏如风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惨嚎!

他的后背,已经凹陷了一大片!

在魏如风没有调集丝毫力量进行防守的情况下,镭金长棍直接砸断了他的一大片背骨!

“噗!”

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

随后,魏如风便软绵绵地倒在了地上!白眼一翻,当场昏死了过去!

…………

“好!”

在魏如风被砸倒在地的时候,教学楼上忽然传来了喝彩的声音!

随后,这些叫好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

苏锐看了那位吴全东校长,随后摇了摇头:“没想到这魏副校长在你们学校里还挺没人缘的。”

这吴校长连忙说道:“之前,有几个女学生被这个魏副校长逼得退学了,由于我忌惮于钟阳山的威名,所以这件事情就压下去了,不了了之,但是学生们都了解此事……”

“还有这种事情?”

听了这话,苏锐的眉毛猛然一挑。

李悠然也走了过来:“钟阳山的威名,不是魏如风的依仗,如果武校采取的是这种欺软怕硬的处理方式,那么你们的办学目的就出现了根本性的问题。”

“是,悠然仙子说的是……那几个女学生我已经以学校的名义给足了补偿,今后,川中武校会彻底杜绝这种事情的发生。”这位校长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他倒是个老好人,就是在强势的魏如风的面前,表现的太怂了些。

“接下来,钟阳山会在安排一名长老前来川中武校,接替魏如风的位置。”李悠然对校长说道:“而且,从此以后,魏如风已经算不得是钟阳山的人了。”

这时候,教学楼上忽然响起了喊声:“悠然仙子,可以和你合张影吗?”

“合影!合影!合影!”整齐划一的喊声响了起来。

青春的味道在整个学校间弥漫着。

“胡闹,快回教室去!军区的特种部队还在这里执行任务呢,是你们胡闹的时候吗?”老师们纷纷开始赶人了,他们也担心自己学生的态度触怒了名声无限的悠然仙子。

那些学生们都带着遗憾和开心所交织的心情,回教室继续上课去了。

徐年柳大队长示意了一下,空中的武装直升机便掉转了方向,朝着军区的方向飞去。

然而,他们的任务还并未结束。

这一次,估计武校的学生们都见识到了,如果军方愿意出手来收拾局面的话,那么江湖世界的某些野心家真的什么也不是!撂着的小菜而已!

“学生们不懂事,还请悠然仙子勿怪。”这个校长讪笑着挠了挠后脑勺。

“无妨。”

看到那位校长连连道歉,李悠然笑了笑,并不介意。

她这一笑,让校长几乎失了魂。

苏锐走到了徐年柳的旁边,说道:“大队长,这次麻烦你们了,我也是拉着川中军区的虎皮来做大旗。”

这并不能算是浪费资源,毕竟,为了及时堵住这个魏如风,川中军区来到这里是必然的——军方早就要全力配合苏锐来解决此事了。

就像是之前李剑所说的那样——虽然说是江湖事江湖了,可是,你们惹到了军方的少将,那么,这就变成了军方和江湖世界双方的事情了。

这一点没得商量,没有余地,必须解决。

徐年柳对苏锐敬了个礼:“能够配合苏锐少将一起执行任务,也是我们非常愿意的。”

“好,各位稍事休整,等我消息。”苏锐说道。

等什么消息?

很显然,苏锐要开始从魏如风的嘴巴里面掏东西出来了!

苏锐并没有让川中军区的特战大队立刻离开,而是继续他们的演习,也相当于另外一种形式的就地待命了。

至于李剑,已经去打电话向首都方面汇报情况了。

一场遍及华夏南方与川中的大雨,才刚刚下了一半而已。

…………

“好了,你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了。”苏锐往魏如风的头上浇了一大盆凉水,把后者激醒了过来。

后者缓缓地睁开眼睛,便感觉到后背传来了撕裂般的疼痛,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拉风箱一样,呼哧呼哧,显得极为艰难,气管和喉管皆是火辣辣的,难受的要命。

“我这是……”魏如风艰难的说道。

随后,熟悉的景象映入眼帘。

他正在副校长办公室里面。

李悠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魏如风,她那清澈的眸子里面止不住的涌出失望之色。

“悠然姐,我接下来的动作可能会有一点点的血腥,你要不然还是回避一下吧。”苏锐转身对李悠然说道。

“不用了,毕竟这魏如风曾经也是钟阳山的人。”李悠然摇了摇头,拒绝了苏锐的提议。

“李悠然,你这个贱人,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人,你这个师叔祖……可真是够有能耐的啊!”魏如风恶狠狠的说道。

只是,由于他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所以这话语里面的威胁意味无形中被冲淡了许多。

砰!

镭金长棍直接敲在了魏如风的小腿骨上了!

“啊!”

后者顿时疼得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要侮辱悠然姐。”苏锐眯着眼睛,看着魏如风,说道:“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会直接弄死你。”

其实,魏如风现在还不如死了好呢。

不然,被苏锐折磨下去,那可真的是生不如死呢。

听了苏锐这维护自己的话,李悠然的心中有些微微的甜意在化开,似乎整个身心都因此而轻松了不少。

但是,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我想,你肯定知道真相,对不对?”苏锐眯着眼睛:“那个幕后黑手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的痕迹,你知道他是谁。”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魏如风连忙否认!

“你不可能不知道。”苏锐看着他:“你进入钟阳山已经二十年了,身手这么高,却甘当一个普通的长老,隐藏了这么久,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魏如风咬着牙不吭声,他似乎是在和苏锐僵持。

“你不说也没事的,我基本上能够猜出来。”苏锐说道:“我想,你就是那个人埋下的一颗钉子吧,不到关键时刻,不会发挥出自己的能力,或许,你的那位主子也在等着你回去复命呢。”

现在想来,这种事情极为恐怖,谁知道此人的野心究竟有多大,说不定江湖的很多门派里面都有类似的钉子,只是没有被人所察觉罢了。

“其实,你就算是不说,我大概也能猜出来。”苏锐说道。

“不,你猜不出来,我也不会说的。”魏如风看着苏锐。

“你刚刚说你不知道,现在说你不会说,那么……”苏锐冷笑了两声:“真相就在那边,对不对?”

他伸出了一只手,指了指南方。

魏如风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告诉我具体位置。”苏锐眯了眯眼睛:“没想到,这次去参加才俊之战,还引出了一条大鱼啊。”

“具体位置……我也不清楚……”魏如风忍着背痛,艰难的说道:“反正,我只知道,你若是去了,一定会死,一定会死!”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露出了快意!

好像是产生了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似乎他已经看到苏锐被那位幕后者给杀死了!

“这种情况下,谁生谁死,还没法判断呢,现在告诉我,你们平时都怎么联系?”苏锐问道。

“他已经知道钟阳山行动失败的事情了。”魏如风喘着粗气,说道:“而我,就是负责灭口的那一个。”

说到这里,他咧嘴一笑:“当然了,如果他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肯定也想把我给灭口了。”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维护他呢?”苏锐问道。

“因为,他于我有恩。”魏如风说道:“我不能做个忘恩负义的人。”

“很抱歉,在我这里,你必须忘恩负义。”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看着苏锐的眼神,魏如风再次忍不住地打了个哆嗦。

…………

十分钟后。

苏锐从魏如风的口中得到了答案。

而徐年柳大队长已经亲自带着特战队员上来,拖着魏如风离开了。

这一次,川中军区出动,让很多人都感觉到了震撼,但是,这一场震动还是没有到结束的时候。

为了肃清江湖世界的野心家,这一次,大佬们的决心可不小。

敌人想要除掉李悠然和苏锐的决心也不会变。

在已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况下,那么,接下来还会发生怎样的碰撞呢?

苏锐站在川中武校的教学楼上,打了个电话。

而这个号码,还是魏如风提供的。

半分钟后,电话接通了。

“我是苏锐。”不等那边出声,苏锐直接说道。

“你很不错,超出了我的想象,布局多年,被你一朝击溃,这让我感觉到自己似乎白活了那么久。”电话那端响起了一个声音。

“少说废话,约个见面的地方吧。”苏锐眯了眯眼睛,说道:“别藏头露尾的了,早点把这一切结束好了。”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了什么出其不意,双方必须要开始正面硬刚了!

电话那端笑了笑:“好啊,你来找我,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的大火,是我放的。”

福利院的大火?

这是跨越了二十多年的悬案!

这是轮回,是宿命!

苏锐闻言,浑身巨震!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