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便说过g。

因为接触了四象文明的缘故,叶尘对于老一辈强者,心中并无太多畏惧。

再加上他和深渊文明的特殊关系,三位尊者这般咄咄逼人,于情于理,都是有些过分,倚老卖老。

所以,叶尘并未退缩,选择了直言反斥。

在说出这句话之前,叶尘就料想过,三尊极有可能爆发弥天大怒,进而引来一场纷争。

为此,他也早就想过如何处理。

但……

随着话音落地,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叶尘料想三尊爆发弥天大怒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只见他们三人先是一愣,随后很有默契的收回了目光,脸上无喜无悲,望向叶尘的视线也不再咄咄逼人,很平静,甚至有一丝意料之中的得意之色。

这一幕,让叶尘视线微微一凝。

不等他开口,一直保持沉默的血尊抢先出言。

血尊的嗓音很沙哑,盯着叶尘说道:“不瞒叶小友,关于十大文明、混沌意志、武道之祖和界印的古老辛秘,我们三人早已悉数知晓,甚至连十大文明制定的净化计划,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如若我没有猜错,深渊文明世界出现的异象,以及深渊文明世界本源出现的变化,应该跟净化计划有关,更具体一点来说,应该是跟混沌意志碎片和界印碎片有关,我说的对否?”

语落,叶尘神色僵硬。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血尊居然知道这些辛秘?

不……

严格来说,应该是三尊。

因为血尊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元尊和影尊的表情平淡,似乎早已知晓。

这怎么一回事?

他们明明重伤沉睡许久,直到前几天才苏醒过来。

为何他们会知道这些?

一连串的疑惑浮现在叶尘脑海深处,这时候,影尊也开口了,不急不缓道:“叶小友隶属于七曜文明,而十大文明中,七曜文明处于中上层次,实力强横,手段万千,可即便如此,你们要想直接接触深渊文明的世界本源,也需投入大量的心血。”

“区区一个深渊文明,竟能让七曜文明这般布局,着实是让我们一阵惶恐。”

如果说血尊的话,让叶尘感到错愕惊讶。

那么,影尊这一番言语,就让叶尘有些懵了。

前者说的每一个字,叶尘都认识,可组装在一起,就完全让他一头雾水。

叶尘隶属于七曜文明?

还有,这里说到的布局又是何意?

“叶小友。”

元尊最后一个开口。

他目光灼灼的凝视着叶尘,似能看穿一切虚妄,凝声道:“七曜文明的强大,这个毋庸置疑,你们想从乱世中杀出一条血路,这个也无可厚非,但你们若是以为可以将深渊文明玩弄于股掌之间,那着实是有些狂妄自大了。”

“我深渊文明虽饱受意志残缺的折磨,前途一片渺茫不可知,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会被耍得团团转,若你们有意联盟,大可以堂而皇之的开口,无需玩弄花招。”

“以我深渊文明的实力,哪怕不敌七曜文明,却也能将你们咬得遍体鳞伤。”

“此乃提醒,亦是警告。”

“还望好自为之!”

最后一道话音锵然落地。

倏然,三尊身上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气息,如狂风般席卷长空而起,瞬间蔓延四面八方之地。

桃林之外。

原本气氛紧张的众人,毫无征兆的被三尊气息所震慑住。

他们视野中,却见三股恐怖气息爆发,席卷之间,直接使得天地为之色变,乃至整个深渊文明世界都颤抖起来,发出咔嚓咔嚓的大地撕裂之音,宛若即将降下世界末日那般。

“三位尊者的气息好强,几乎……几乎跟巅峰无异!”

“我本以为三位尊者刚刚苏醒,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方能恢复巅峰,甚至是再无可能达到巅峰之境,万万没想到,他们早已恢复了巅峰,这简直就是神迹!”

“三位尊者重回巅峰,我深渊文明也将重回巅峰,一旦意志残缺的问题解决,那我们岂不是……”

“天佑我深渊文明!”

除了北宁王,四位王者无不激动得浑身发抖。

就连最镇定的中古王,这一刻都难掩激动,声音不住的颤抖,乃至变得嘶哑。

他们如此,一众深渊文明高层更是如此。

有很多人甚至当场跪地,对着三位尊者磕头膜拜,犹如迎接王者归来。

至于北宁王。

他感受到三位尊者的恐怖气息,心里自然也是欢喜得紧。

不过……

他将目光看向了叶尘。

一时之间,他完全搞不明白,叶尘和三尊之间的对话为何。

三尊时而咄咄逼人,时而言语如珠,现在又爆发出这般浑厚气息,如此反复不定,实属奇怪。

其实,这也怪不得北宁王困惑。

因为就连身为当事人的叶尘,此时此刻也是满头问号。

“三位……”

叶尘深吸一口气,悻悻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方才的言行举止,恕我不明所以,尤其是你们说我隶属于七曜文明,还说我算计了深渊文明,这一点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叶尘脑海中的疑惑太多了。

但比起这个,所有疑惑都不值一提。

甚至乎,他一度觉得这个说不上是疑惑,而是……扯淡!

好端端的,怎么就把七曜文明牵扯进来了?

而且,这算计二字从何而来?

一开始说叶尘是恩人,助深渊文明良多。

现在一扭脸,直接说叶尘算计了深渊文明。

如此转变,太快了。

翻脸也不是这样翻脸的吧?

“难不成三位尊者重伤昏迷太久,伤势已经影响到了灵魂意志,即便他们依靠世界本源的力量苏醒过来,灵魂意志依旧损伤严重,从而让他们的记忆和思维发生莫大改变,所以才会像这般胡言乱语,行为不可用常理预测?”

叶尘在心中如是道。

这一番话,听起来有些复杂。

实则一句概括。

那便是:三位尊者……疯了!

也唯有疯子,才会这般喜怒无常,反复不定!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