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芝莲在孟青的胸口蹭了蹭发酸的鼻头,轻声问道:“抱我的感觉好,还是抱林小鹿的感觉好啊?”

孟青学精了,不答反问,“你是牵我的手感觉好,还是牵林清的手时感觉更好?”

江芝莲噗嗤一声乐了,“这还用说嘛!”

孟青揉着她的后脑勺,一下又一下,温柔缱绻,无限缠绵。

两个人谁都没有走,留在病房里,给林小鹿守夜。

江芝莲原本打算第二天拜托护士,去帮忙联系一个护工。

可是没想到天一亮,林小鹿的邻居就赶过来了。

“大娘,您喝水!”江芝莲倒了一杯水放到床头柜上。

头发已经花白的大娘,笑着点了点头,“姑娘,谢谢你了啊!”

江芝莲回了个微笑,退到一旁。

林小鹿哑着嗓子介绍道:“周妈,他们是我朋友……莲娃,和孟青……”

周大娘抬眼看向江芝莲,“你就是帮小鹿当上领班的那个莲娃吧?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小鹿辛苦这么多年,总算是见着亮了!”

江芝莲摆摆手,“其实我也没有帮什么大忙,主要还是小鹿姐姐自己做得好,得了领导的赏识,才能升职当上领班的。”

林小鹿:“这位是我邻居,周妈……”

周大娘见林小鹿讲话费力,一句话要分好几次才能说完,便当即接过她的话头,自我介绍道:“我跟林小鹿她爸爸以前是一个屯子里的,后来进城又做了邻居。我是看着小鹿长大的,她家里出了很多事儿,我看着心里难受,想着能帮一把是一把吧!”

周大娘腼腆一笑,“小鹿跟我亲,平时都管我叫周妈。”

江芝莲淡笑着附和道:“小鹿姐姐能有您这么好的长辈照拂着,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这孩子太苦了……”周大娘说着说着,哽咽了起来,“她妈妈最近精神状态不大好,去了亲戚家。她弟弟还在上学,没有时间。所以我一收到消息,就赶过来了。”

江芝莲抬眸看了孟青一眼,孟青微不可查地摇了一下头。

“周大娘,医生说小鹿姐姐最好住院治疗一个礼拜,等各方面都稳定下来了,再回家调养。”江芝莲顿了顿,为难道:“我们都挺忙的,可能抽不出时间来照顾小鹿姐姐……需不需要我帮您找个护工,跟您调换着休息啊?”

“不用不用!”周大娘连连摆手,“过会儿我老伴和我三个闺女都会过来,我们一家五口人,可以轮流照顾小鹿。你们忙你们的去吧!不用担心这边!”

林小鹿望着周妈,蓦然红了眼眶。

“大娘,真是辛苦你们一家了。”话落,江芝莲又看向林小鹿,“小鹿姐姐,那我们今天就先走了,改天再过来看你。”

林小鹿不太自在地抬起没有打吊针的那只手,轻轻地摆了摆。

她目光躲闪,连余光都不敢往孟青的方向瞥上一眼。

周大娘站起身,送江芝莲和孟青来到病房门口。

她虚掩上房门,压低声音问江芝莲,“姑娘,我想问你点事情,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空?”

江芝莲抿唇淡笑,“您不用这么客气,有什么想问的,您问就是了。”

“我是想问……”周大娘顿了顿,说道:“小鹿最近工作不是挺顺利的吗?她怎么突然就——就想不开了呢?她以前也寻过短见,不过那时候日子的确很难过。可是现在我看各方面都挺好的,我有点想不通,不知道姑娘你清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啊?”

孟青很自觉地走到远处,站在窗前等待。

江芝莲敛住笑容,默了两秒,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好些日子没有见过小鹿姐姐了,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昨天送她来医院的是酒店的一个同事,她还得当班,没有办法留在医院,就去素食馆找了我,想让我帮忙照看。”

“这样啊……”周大娘显得有些失望。

“主治医生说小鹿姐姐现在紧要的是平稳情绪,好好休息。我觉得她可能一时半会儿也不想说这些……”江芝莲欲言又止。

周大娘很快就听明白了她的意思,赶忙说道:“我知道,我知道,我不会东问西问的。”

江芝莲:“如果您实在不放心,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可以去问问昨天送小鹿姐姐来医院的那个同事。她们关系好像挺不错的,经常一起吃饭。休息时间,也会在更衣室里聊天。”顶点小说网 xindingdianxsw

“好哦……”周大娘沉默半晌,突然看向江芝莲,和蔼地笑了笑,轻声问道;“姑娘,以后如果我有事情想找你的话,要到哪里去找你啊?”

江芝莲莞尔一笑,“您去春芳街的莲花素食馆找我就行,那是我开的一个小饭馆。如果我不在的话,您可以留消息给店员。”

“行行行!春芳街——莲花素食馆……”周大娘默念了几遍,确定记住了之后,朝江芝莲笑着点了点头,“看你挺忙的,耽误你时间了吧?”

江芝莲摇摇头,“没有!”

周大娘轻轻地拍了拍江芝莲的肩头,“行了,你忙去吧!”

“嗯!”江芝莲低声道:“您也赶紧进去吧!别让小鹿姐姐一个人待太久了,容易胡思乱想。一会儿主治医生就会过来查房了,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问问医生。”

周大娘满眼感激之情,心想这真是一个好姑娘。

小鹿能有这样一个朋友,她放心多了。

江芝莲笑着说道:“以后您得空的时候,带着全家人来素食馆吃饭吧,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周大娘:“好,我们会去的!”

江芝莲:“那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周大娘点点头,望着江芝莲离去的身影,摇了摇手。

孟青和江芝莲走出医院的时候,天刚大亮。

“你要去哪儿?”孟青站住脚,轻声询问道。

江芝莲活动了一下酸麻的腰身和脖子,轻声回了一句,“疗养院。”

孟青不解,“去疗养院干什么?”

“幼婷在那呢,我得过去接她。而且,我的摩托车也留在那边了,得开回来。”江芝莲看向孟青,“你呢?有要紧事吗?”

“没有。”孟青单手帮江芝莲按摩着僵硬的后脖颈,悠悠道:“我陪你去疗养院取车子,接幼婷。”

“你没有要紧事,那可太好了。正好咱们可以一起回七星村给小舅过生日。”江芝莲说着抬手招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师傅一听要去疗养院,有些不太乐意。

江芝莲提出要给两倍的价钱,师傅这才同意拉这趟活。

他们到疗养院的时候,胡桃已经来了有十来分钟了。

“你来得这么早呀!”江芝莲朗声跟胡桃打招呼。

胡桃微微一笑,“我怕不熟悉路,就提早出门了。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挺好找的,就早到了一会儿。”

“那挺好!我是过来接我妹妹的。”江芝莲跟胡桃解释了一句,随后看向唐小龙,轻声问道:“唐爷爷呢?”

唐小龙:“还睡着呢!”

江芝莲:“那我就不进去看他了,下次我再过来。今天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啊!”

幼婷一早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背上包,便跟着江芝莲离开了。

孟青没有上楼,坐在摩托车的座椅上等她们姐妹俩。

下楼的时候,幼婷突然问道:“二姐,你为什么找她呀?”

“什么?”江芝莲微愣,转而明白过来,“你是说胡桃啊?”

幼婷点点头,“嗯!”

江芝莲漫不经心地随口说道:“我觉得她蛮合适的啊!怎么了,你觉得哪里不妥吗?”

“没什么……”幼婷喃喃道:“没有什么不妥的。”

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吧……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