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门,弟子百里辰求见。.co”百里辰张嘴喊道。

邓子陌不自觉地摇了摇耳朵,随后他满脸惊骇地看着百里辰。刚刚百里辰的喊话他听到了,正是因为听到了才能明白。

这是传音之法,将声音收束在一个方向上传播。也就是说自己虽然听到了很大的声音,但是若是自己在另外一个方位可能只能听到很小的声音。

邓子陌已经站在天门道长闭关的门口,百里辰则是静静地等待着。

一时间双方都陷入了沉默。

“吱扭”开门声响起,天门道长从里面出来了。百里辰瞅着出来的天门道长微微皱眉,他感觉天门道长原本正人君子,正道坚守着的形象变了。

稍稍有些阴沉,若是华山派岳不群看到辟邪剑谱‘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形象应该和天门道长差不多吧。依旧是正道中人,但是已经到了堕落的边缘。

“进来吧!”天门道长打开门,又走了进去。

“师父。”邓子陌看着天门道长的背影带着哭腔地喊道。

天门道长稍稍一顿说道:“你也跟着进来。”

百里辰已经先一步踏进了房门,邓子陌跟在身后,天门道长带着两人从掌门别院的后门走了出去,直奔泰山西峰。西峰处有一个广场,这里是泰山派掌门御用的练剑之地。

泰山派掌门不宣而战,拔剑便朝着百里辰刺去。

百里辰未曾料到天门道长竟然会搞突然袭击,被抢攻三招滑落了一片衣衫。不过也就到此了,因为百里辰已经撑过了这波袭击。

两人斗剑开始,最开始使得都是泰山派剑法。百里辰稳占上风,虽然天门道长对于这些剑法的修炼时间足够长,但是奈何百里辰是知道解题方法的。华山派思过崖密洞中十大长老的研究成果,百里辰可是有着足足一年的时间去涉猎来着。

其他门派的不敢说,泰山派的绝对是记得最轻。 .co

天门道长眉头皱起,他感觉到了。自己施展泰山派剑法被百里辰克的死死的。

若非百里辰给他留面子,他怕是已经败了。

“少掌门这身武功果然不俗,那就看看我七星落长空的厉害。”天门道长体内运转七星功,脚踩七星步。气与剑合,隐隐中竟然与天上的星宿交相辉映。

长剑落下,犹如星坠。

“砰”

天门道长倒飞出去,嘴角溢血,手中的剑早已脱手,再看那脱手之剑,早已经断成两断。

邓子陌微微张着嘴,他看清楚了。

百里辰只是挥剑一挡,那一挡宛若泰山加诸于身前。七星落长空纵然很厉害,但是奈泰山何?

“这就是青木功和岱宗如何吗?怎会如此之强。”邓子陌喃喃自语。

“咳咳”天门道长咳嗽了两声,他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站了起来。

“青木功和岱宗如何不愧是东灵祖师遗功,后辈弟子不孝,竟然不能窥得其妙。”天门道长看向百里辰的目光多了几分羡慕和嫉妒。

祖师遗功,为什么不留给自己,反而让一个外人弟子得了造化。

“师父,师父,你没事吧!”邓子陌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跑过去扶着天门道长。

百里辰微微甩了下胳膊,手中的剑也不出意外地断成两半。

“掌门,掌门铁剑该给我了。”百里辰将手中的掌门铁剑取了出来。一甩手中断剑,竟然直接将这块掌门铁剑斩为两截。

天门道长连忙摸摸衣袖,他脸色一惊。自己袖口中的掌门铁剑何时被他拿去了。莫非刚刚交手之际,被他顺了过去。

想到这里天门道长的脸色更加白了几分,这意味着,百里辰的武功还要超出自己的预料。

而邓子陌则是指着百里辰道:“掌门铁剑,掌门铁剑,你竟然毁了掌门铁剑。 .co”

“假的罢了。”百里辰摇摇头道。

“假的?”邓子陌看向自己的师父,他并不傻。相反若非有百里辰这号变态,他邓子陌就是泰山派弟子中的翘楚。

天门道长没有直接回应邓子陌,而是看着月色中的历代祖师祠堂道:“一百年前,泰山派发生了夺掌门铁剑之事。平息之后,当时的掌门为了避免这种事情继续发生,就秘密锻造了好几块一模一样的掌门铁剑,用来以防万一。”

“这假的掌门铁剑和真的掌门铁剑绝难辨认,若非原本就把玩过真的掌门铁剑,否则谁也不会知道这是假的,不知少掌门你是如何得知的。”天门道长的神色中带着一抹试探的微笑。

“我熔炼了一块,这一块则是直接用剑砍。掌门铁剑岂是寻常手段就能破坏得了的。”百里辰解释了一句。

“哦,不是东灵祖师给我泰山派遗留下的宝藏所说吗?”天门道长的脸上挂上了疑惑的询问神色。

“哈哈哈哈哈”百里辰放声大笑。

这笑声让天门道长神色有些僵硬,他终究不是善于说谎的人,这般姿态实在是拙劣得很。

“掌门还是借我一观的好,反正你也有一块假的掌门铁剑。”百里辰说道。

“若我不给呢?”天门道长冷着脸说道。

“那我再和掌门你打一场,然后将这两块残铁送给玉玑子。”百里辰将刚刚被斩成两截的掌门铁剑重新收了起来。

天门道长沉默了,和自己再打一场,要干啥,将自己打伤。

至于将残片交给玉玑子,天门道长想到这里就是脸黑。因为玉玑子若是知道自己用假的掌门铁剑糊弄了他十几年,绝对要气死。而且有着两个残片为证,就算自己拿出真的掌门铁剑,也会被打成假的。

而且拿出真的掌门铁剑,百里辰不会抢吗?毕竟他可是抢了一次。

“你是泰山派弟子,当真要欺师灭祖。”天门道长问道。

百里辰沉默了,因为他这等做法的确是欺师灭祖,但是自己是有原因的啊。十八弯的祖师藏宝洞的钥匙就是掌门铁剑啊,掌门铁剑自己是必须要到手的。

而且东灵祖师既然留下这么多伏笔,掌门铁剑这里怕是也有遗命。

“掌门,泰山派门规第一条:见此铁剑,如见东灵。掌门不顾祖师遗命,难道不是欺师灭祖吗?既然有掌门你欺师灭祖在先,我纵然欺师灭祖那也是拨乱发证。”百里辰义正言辞地说道。

“胡说八道,我师父怎么可能欺师灭祖,祖师遗命,我怎么不知道。”邓子陌哼道。

“掌门怎么说?”百里辰看向天门道长,月亮要下去了。这也意味着自己等人该走了,否则要看不清路了。

天门道长沉默他额头上冷汗连连,显然陷入了天人交战的思绪对战环节。

“天门道长,我乃东灵祖师隔代传人。”百里辰喝道。

“哎”天门道长长长一叹:“来跟我来吧!”

天门道长朝着崖壁走去,他竟然直接跳了下去。百里辰视力极好,竟然没有看到天门道长,看来这崖壁之上有洞穴。

百里辰艺高人胆大,在天门道长跳崖的地方也跳了下去。

不过他的速度就要慢了很多,他看到了一个洞穴侧着往下刚好容得下一个人进出。他没有贸然进去,而是趴在洞口朝着里面喊道:“掌门你将掌门铁剑扔出来即可。”

“你进来自己拿。”里头冷冰冰带着煞气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正是天门道长。

“掌门武功高强,我实在是有点害怕。还是请掌门,送出来的好。”百里辰又朝着崖壁下方下行了三米作用。

他看着崖壁上的那个小孔,猛然运气指剑功,崖壁上顿时多了一个大腿粗细的大洞。

“慢着你要干什么?”天门道长言语中带着一抹惊惧。

“百里辰,我师傅去那了?”崖壁边缘邓子陌放声问道。

“我正在找。”百里辰回复道。

“砰,”又有一个小孔被打成了大腿粗细。这山崖密室乃是泰山派掌门才能知道的秘密。密室的通风,一端是入口只能容一人进入的洞穴口。另外一端则是百里辰打大了的小孔。

“慢着慢着,我给你。”天门道长此前的话百里辰压根不在乎,他再也不敢耍小心思。

果然不多时,百里辰此前拓宽的小孔处,递过来一个黑乎乎的物事。百里辰知道这就是掌门铁剑,他拿到手的那一刻,自己的青木功竟然都对这个掌门铁剑异乎寻常的活跃。

似乎掌门铁剑可以吸纳青木功的内力。

“这是真的。”百里辰心中一喜,假的不可能有此神异。

他攀崖而起,根本不理睬邓子陌就往竹林居中而去。邓子陌则是坐等有等,都等不到天门道长飞上来。

邓子陌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今日若是师父去了,自己纵然打不过百里辰,但是哭丧总是要有人的啊。

“师父啊,师父,你走的好惨呐。”邓子陌当真是真情流露。

哭了一会,就听到有人怒骂道:“孽障,你师父我还没死呢!”天门道长上来了。

邓子陌抬头一看,“师父,师父你还活着啊。”

“哼,”天门道长给了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邓子陌连忙擦掉眼泪,脸上带笑道:“这崖下,”

“是百年前的泰山派掌门留下的掌门洞穴,专门存放掌门铁剑。如今掌门铁剑被取走,这里的洞穴自然也没用了。”天门道长说完沿着山路往下走去,他要好好平复下精神,以此来等待逼宫的事情发生。

西峰之上,只留下邓子陌独自看着崖壁…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