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设计师设计师奇遇六十、真相客人们听到这么说,觉得再留下来,好像多有不便,包括马书记和局长们,知趣的纷纷告辞。最后只剩下了刘家以及S市过来的人。

思羽便发出了视频邀请。

对方是一个中老年男性,头发梳得很光滑,这肯定不可能是在短时间梳好的,应该是长期保持的习惯,显得有点富态。背景看起来像是在书房。

见了这个外貌,思羽更加有了底气,这个人虽然看起来很有气派,有官气,但一看年轻时就不像个大帅哥。

他看到刘思羽,先笑了,招了招手说:“好漂亮的小姑娘,你好,小刘。”

“您好罗叔叔。那我现在,就让尤阿姨跟您说话了?”

“行行。”

思羽把手机转给了尤阿姨。

“英菲你好啊,一转眼二十几年没联系了,你还没怎么变样呢,保养得真好,这是有钱的好处了。”

“没有没有,不都是你一开始帮忙,才有今天的吗?”

“没有没有,那是我的工作,发展地方经济的需要,反过来也可以说,你们也帮了我很多忙。我听我这里曹专员说,你遭遇到了一些诽谤?”

“……”尤阿姨欲言又止。

“说吧没关系的,我多少明白了一点,但是具体就不知道,大家都这个年纪了,不用顾虑这些,现在要造谣不容易了,你说出来吧。”

“是这样,我家柏家在逝世之前,我的一些亲戚,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些照片……”

“刚才小刘跟我说过了,是那个,我不是跟你提到过吗,姓郭的那个主任搞的鬼,怕我被提干嘛,想在后捣鬼,那个困扰到你了吗?这个很好的解释的,叫人拿个相机,从很远的地方拍几张照片就很容易明白了。”

“对呀,我就说过,我们当时在喝酒也好,谈话也好,都是很常规的动作,怎么最后变成了很低级的动作?并且,还有一张,是抱着……睡觉……”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我跟你解释一下,就是有一天晚上,我带你去见一组重要的客户,可能是对方来的人有点多,你喝多了,你有印象吗?”

“有一点……”

刘思羽的心怦怦直跳,这不是有一点印象,这是卡在尤阿姨心头上的一根刺。

“那时我还比较节制,没喝多少,我看到你醉了,赶紧让对方给你开了一个房,叫两个女服务员来扶你回去,后来一个服务员来跟我说,你呕吐得厉害,让我过去看看,我就过去看了,我去到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处理好了,你也已经睡过去了。”

“后来呢。”

“我也有点厌倦了那里的应酬,所以就跟服务员说,让我来照顾你就行了,她们就离开了,我就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离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的,睡到了床上。”

“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所以我看到那张照片,才知道有人在设局坑我,我就准备报警处理,结果对方听说我要报警,先服软了,原来是有两个人一直在跟踪我,只要我身边有我爱人以外的女性,就进行偷拍,从中选出看起来有问题的照片,可是这两个人自作聪明,干脆把我扶到床上去,摆出这个姿势来摆了一个照片。”

“真的,只是这样吗?”

“我保证只是这样,仔细看一下那张照片就明白了,很多东西都违反生活常识。照片你记得的吧?”

“我看了之后就懵了,什么都不记得。”毕竟对于二十来岁的女人来说,这已经是天塌下来的事情了,懵了也正常。

“你是不是怀疑……你后来的态度……我有点明白过来了。英菲,你又不是不认识我,总该相信我的人格不会跟流氓持平吧。”

“因为他们,还拿有一张我小儿子的DNA鉴定书,说,小儿子跟我丈夫没有血缘关系。但是,除了那个晚上存在可能,没有任何别的可能了。”

“我可以保证,我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我睡着之前,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那,你确定,真的没什么吗?”

“确定。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把照片拿过来,直接报警。”

思羽听到这里,顿时长舒一口气,见尤阿姨绷紧的表情也有放松不少,在旁说:“那罗主任,可不可以,做一下DNA鉴定呢?罗叔叔您别误会,我的意思只是说,用事实来说话,尤阿姨她,被有些人,拿这个事来冤枉了很久,有苦说不出。”

那边罗主任似乎想了一下,坚决地摇头说:“这DNA鉴定就不做了。”

“为什么?”

“这个事情哪,容易炒起来,对个人形像影响非常不好,不好意思哦。”

“可以不公开的。”

“公开不公开,有时不是由个人主观意志决定的,到时候舆论呼声大了,我陷入了这漩涡中心,组织不得不来调查,我就要脱一层皮了,不好意思,不是不想配合,实在是,这些年,我们都给弄怕了。但我可以保证我说的都是事实,这还不行吗?”

“罗主任……”

“别说了,小刘,你也要理解罗主任,既然问心无愧,为什么要做DNA,这好像就是人们的基本逻辑。”尤阿姨说。

“谢谢理解,我也没办法改变这种状况,只能躲了。但我没有做什么事,如果我是那样的人,英菲你这么小心的一个人,也不会放心地跟我参加那个宴会了。”

“是,当年我就是因为相信你的为人才去的。”

“是啊,要建立一份信任多不容易,我也不是一个没有理智的人,怎么会做出不合适的行为?”

“谢谢你,因为我自己,对那一晚的事情一直有个心结,不知道自己在失去意识后的情况,但你这么一说,我是相信你的。”

“你本来就应该相信我嘛,别说我还是算是个正派的人,就算不是,你当时也不是普通的女企业家啊,你爸还没退下来吧,虽然大家知道你们父女之间,当时有一点赌气,但血缘还在,谁敢不给你爸一点面子?”

“嗯,我相信了,谢谢你。”

这时,对方出现了画外音,听得不甚清楚,罗主任说:“不好意思,家里有事要外出,就聊到这里了,我对这个事件对你造成的困扰感到非常抱歉,希望我的解释能够帮到你,对于照片的事,我会进一步了解是怎么回事,必要的时候,我会请求司法介入。”

“谢谢,谢谢。”

“没有没有,是我处理得草率了,以为自己没事就放松了,没想到会转移到你们那里,怪只能怪我自己了。好了,又催了,就谈到这里吧。”

那边关了视频。

思羽拿回手机,说:“柏董,要不要把相片拿过来,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柏崇林对容发、容鑫说道:“请你们现在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再闹下去了,回去之后,也不用再来找我们,我会马上报警处理。”

手机版网址:

推荐阅读: 1、剑来 2、元尊 3、逆天邪神 4、万古神帝 5、武道神尊 6、校花的贴身高手